•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当前位置: 星星阅读网 > 爱情文章 > 正文

    【托尼.布莱尔的权钱经】托尼布莱尔辞任

    时间:2019-05-15 06:42:50 来源:星星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星星阅读网手机站

      英国女王一年赚多少钱?不久前的一则消息给出了答案,英国王室的专项拨款数额为每年790万英镑,由于近几年物价上涨,女王开始向议会要求加薪。于是英国舆论大噪,认为王室身份尊贵,凭什么还要花普通老百姓的钱?女王也很无奈,因为缺少经费,王室已经“裁员”到仅剩4人(女王、查尔斯王子和两个儿子)。看来在没钱的情况下,即便有尊贵的血统,也享受不到至高无上的权力。
      英国王室若想摆脱目前的窘境。应当向一个人多多学习,那就是前首相托尼・布莱尔。自从2007年退休,布莱尔在短短3年里赚了至少2000万英镑,被舆论戏称为“史上最富前首相”。而他的赚钱秘诀,则与权力密不可分。
      
      “低碳先锋”赢得百万欧元职位
      
      托尼・布莱尔最新一笔大额收入,就是在今年5月底接受了美国考斯拉(Khosla)风险投资基金的聘任,为这家公司提供“气候变化”咨询服务。早先曾传言布莱尔在该公司的年薪高达700万欧元,进一步的消息表明,虽然英国前首相的咨询费不至于这般夸张,但也在七位数。
      气候问题一向是布莱尔关注的焦点之一。上世纪90年代末当他还是首相时,便承诺到他任期结束时将英国的碳排放量减少20%。不过他的努力显然没有成功,在他离开公职时,英国人排放的二氧化碳不但没有丝毫减少,反倒增加了。另外他和工党还曾经承诺到2010年,英国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比例将达到10%,直到今年5月工党下台,这一比例仅为3%。
      有趣的是,布莱尔当首相时没能做好的事情,退休后反倒干得呼呼有声。联合国大会、哥本哈根气候会议、中国、北美、欧洲、中东……任何讨论气候问题的会议,总能看到他的身影。今年早些时候,即将到议会接受伊战相关的重要质询之前,他还抽空飞去沙特,发表了“可持续竞争力”的演讲,为此还错过了大学恩师的葬礼。
      为气候问题如此拼命,布莱尔究竟图什么呢?除了他自己标榜的“拯救地球的使命”之外,恐怕很大程度上还是钱在作祟。
      在布莱尔宣传碳减排运动的捐助者中,不乏国际资本大鳄的身影。其中之一就是俄铝老板、前俄罗斯首富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在布莱尔协助成立的公益团体“气候组织”的年报中,承认“德里帕斯卡先生提供了资金支持”。俄铝老板资助碳减排宣传的动机遭到广泛质疑,正如英国议员诺曼・贝克所说:“很难想象布莱尔和德里帕斯卡在气候问题上有什么共同诉求……不过一旦布莱尔的宣传影响到政策,有些人肯定能从中得到实惠。”
      布莱尔否认他对碳减排的倡导存在商业目的,毕竟这些活动属于公益性质。然而他的确正在以“气候顾问”的身份从各种投资公司收钱。早在2008年,布莱尔就接受了瑞士金融服务公司每年七位数的酬劳,为其进行“气候与政策”咨询。而最近雇用布莱尔的这家基金属于Sun微系统创始人之一维诺德・考斯拉,比尔・盖茨也是该基金的重要投资人。硅谷富豪们认为自己对IT产业之外的投资机会了解不多,因此需要布莱尔这种专业人士的指导。
      “我不是金融专家或技术专家,但有两件事情我可以帮忙:一是理解政府的政策和法规的趋势,二是我或许可以帮助他在全球建立联系。”布莱尔微笑着说。一方面接受实业公司的捐助进行政策游说;一方面向投资公司收钱,告诉他们哪些实业公司将从政策中获益。布莱尔在赚钱上可谓精明之至。
      
      “摩根系”财团宠儿不用上班也高薪
      
      布莱尔另一项引人注目的收入来自华尔街的国际投行。2008年1月,就在他卸任不久,摩根大通便给了他一份特别顾问的工作。他甚至不用去华尔街上一天班,就能拿到每年200万英镑的收入。
      今年1月,布莱尔又接到一份类似的工作,这次雇用他的是伦敦对冲基金Lansdowne Partners。立刻有人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实:首先这家基金的创始人Paul Ruddock竟然是保守党的重要捐款人,看来涉及到金钱问题,党派之争早已被扔到一边;第二,这家基金其实有至少20%的股份属于美国投行摩根士丹利。
      布莱尔跟“摩根系”财团的联系远不止于此,他当首相时的首席私人秘书Jeremy Heywood正是前摩根士丹利的常务董事和伦敦分公司负责人,而这几年英国首相换了3个。在野党变成了执政党,这位Heywood先生仍然稳稳地坐在首席秘书的位置上。在前年的这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布莱尔荣幸地担任联合主席一职,与此同时另一位联合主席正是他的老板――摩根大通总裁吉米・迪蒙。
      “这太可笑了。”英国议员伊安・吉布森说,“布莱尔对银行业一无所知,难道摩根大通看中他长得帅和能说会道?”
      追踪报道布莱尔多年的英国《每日电讯报》记者James Kirkup揭露道:“布莱尔学法律出身,对金融和经济知之甚少,他甚至会把‘贬值’(devaluation)和‘再估值’(revaluation)这两个词弄混。在演讲中遇到专业金融术语时,他总是微笑道,‘我们今天不谈这个话题’。”
      那么,华尔街投行重金雇用布莱尔用意何在?从某些事件中或许可以窥出一二。2009年11月,《金融时报》从英国一利比亚贸易协会负责人处获悉,布莱尔曾为了摩根大通的利益“多次造访利比亚”,“他跟卡扎菲父子都有往来”。这位负责人表示。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布莱尔在当政期间协助利比亚解决了棘手的洛克比空难后遗症,在后者摆脱联合国制裁、重回国际社会的道路上出力不小。布莱尔做了十年首相,早已编织出一张遍布全球政坛的关系网络,看来华尔街投行在很多地区的业务的确要仰仗他的帮忙。
      
      中东特使的秘密回报
      
      今年3月,布莱尔的又一项收入来源遭到曝光,在此之前他已经把这个秘密隐藏了20个月之久。那就是在2007年和2008年他接受了科威特王室和韩国UI能源公司的两份聘书,这两份工作将各自为他带来每年数百万欧元的收入。
      布莱尔的发言人称,隐瞒这两项收入是因为“市场敏感性”。
      布莱尔为科威特王室提供的咨询内容是“如何更好地执政”,他把一份描述“中东产油国未来三十年前景”的报告卖了整整100万欧元。与韩国公司的合同则是“为以UI为首的一个投资团提供咨询”,布莱尔的发言人声称“为韩国公司提供的咨询与伊拉克无关”。虽然众所周知,该公司的一个主要业务就是在伊拉克开采石油。而这家公司也早有违法行为的历史,2002年,其总裁崔圭善曾因受贿协助其他公司取得政府彩票经营权而入狱2年。此事在韩国造成轰动,被称为“崔圭善门”。2006年,这家公司再度遭到调查,被指控通过行贿加入政府支持财团,借此争取伊拉克钻油项目。
      2007年6月27日,就在辞去英国首相之职的当天,布莱尔欣然接受了“中 东问题四方特使”的职务,从此开始代表联合国、欧盟、美国和俄国在中东地区四处奔走。这份工作后来被证实是有酬劳的,布莱尔为此辞掉了他的最后一份公职――下院议员。现在看起来,布莱尔在中东赚到的钱要远远超过联合国付给他的工资。
      布莱尔究竟为中东做了什么呢?他上任3年来,这一地区的冲突不减反增。很多政府官员都对他的调停能力深表怀疑。“没人把布莱尔当回事。”一位研究中东问题的专家表示。不过那些付钱给他的王室和石油公司显然不这样看。
      英国保守党议员卡斯韦尔表示:“我们的前首相似乎一直在接受外国石油巨头支付的工资,即便是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公司愿意给他那么多钱,或者这些公司能获得何种回报。”议员诺曼・贝克则认为石油公司付钱给布莱尔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参与发起了臭名昭著的伊拉克战争,“很显然我们的前首相身上已经挂了‘出售’的牌子:……他正在从伊拉克战争时建立起来的关系中收获个人利益。”
      
      权力与财富的死结
      
      钱可以生权,权亦能生钱。托尼・布莱尔从一开始就深谙其中的道理,当他还在首相任上时,就已经有所尝试了。
      2001年,BBC新闻揭露道,布莱尔曾写信给罗马尼亚政府,建议他们把国营钢铁公司卖给印度钢铁大王米塔尔,并暗示“可在其加入欧盟的过程中提供协助”。事后不久,布莱尔的工党就收到了来自米塔尔的大额政治捐款。几年后布莱尔的筹款班子想出另一个捞钱的妙招,就是以贵族爵位和上议院席位做诱饵吸引政治贷款,从而引发了著名的“金钱换爵位”丑闻。这种公然卖官的行为引发举国震动,并最终成为布莱尔下台的导火索。
      之所以闹出这些丑闻,是因为工党在财务上的确捉襟见肘。英国前贸易大臣伊安・麦卡尼曾为工党辩护道:“请注意当时我们正处在2∞s年大选中,我们的对手保守党资金非常充裕,并且正在向每个工党议员发起攻击。”麦卡尼还指出,保守党同样拥有大量来历不明的政治捐款,很多来自姓名不详的外国人。
      金钱固然不等于权力,但没有金钱的支持,权力就会孤掌难鸣。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觉悟,布莱尔才在下台后捞钱成瘾。财富不仅能使他本人获益,更可为他的下一代铺平权力之路。
      2008年6月,一位23岁的年轻人豪爽地购下伦敦北部价值55万英镑的两居室公寓。他即将从耶鲁大学研究所毕业,下个月才会开始第一份正式工作,此时却能潇洒地一掷千金。他就是尤安・布莱尔,托尼・布莱尔的长子。尤安即将入职的公司――摩根士丹利,与他的父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此之前,他还曾经在美国国会实习半年,先后追随共和党议员大卫・德莱尔和民主党议员简・哈曼女士。
      尤安的这两位“政治导师”,也是金钱与权力的完美结合体:大卫・德莱尔出身房地产富豪之家,是加州州长阿诺德・施瓦辛格的至交;拥有1.6亿美元身家的简・哈曼则是美国第二富有的众议员。
      出身平民阶层的布莱尔,自然对儿子抱有更高的期待。或许有一天尤安也会步入政坛,那时他便有资本表现出不同于他父亲的从容――至少不会再被扣上“贪财”的恶名。
      布莱尔本人也并未停止重回政坛的努力。就在去年年底,他还曾试图竞逐“欧盟主席”一职。“他对金钱的热爱与常人没什么两样,但这不是他的动力。”《金融时报》援引一位“布莱尔亲密朋友”的话说,“真正能激发他热情的是担任公职,我想那就是权力吧。”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随笔
    • 校园
    • 哲理
    • 励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