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当前位置: 星星阅读网 > 励志文章 > 正文

    【政权更迭无非新瓶装旧酒】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

    时间:2019-05-14 06:43:31 来源:星星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星星阅读网手机站

      2010年4月7日,吉尔吉斯斯坦这个中亚小国再度成为世界的焦点,在5年前“郁金香革命”使它登上各个国家报纸的头版头条后,这一次,奥通巴耶娃再次成功地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
      
      昨天的贫民 今天的暴民
      
      4月6日晚上,比什凯克时间21时左右,我家的网络突然中断了。我有些奇怪,没有得到网络公司检修的通知啊?不久后接到了我所经营的商店的售货员那基拉的电话,说是塔拉斯州那边开始了群众示威,好像有失控的可能。起义的民众夺取了政府办公大楼,还占领了军火库。那基拉的声音很紧张,很担心会发生5年前3月24日那样的洗劫事件。
      其实,这场浩劫已经酝酿了很久,可以说从2009年11月水电费、采暖费大幅涨价的时候就开始了。本来人们收入就低,这么一涨价,很多人的工资还不够支付水电费。今年元旦过后,水电费全面上涨,政府装模作样地给退休的老人们发放所谓的水电补贴,可笑的补贴,数目只有200索姆(折合人民币不到40块钱),还不够在这里买一根香肠。大部分居民的月收入不到5000索姆,水电费、物业费等就要花去近4000索姆,剩下的1000索姆,怎么活?而此前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封闭了与吉尔吉斯斯坦的商品交流,更使人们的生活雪上加霜。
      是的,洗劫事件绝对有可能发生,在郁金香革命结束后的这s年里,官员的腐败,政府的任人唯亲,导致贫富更加急剧的分化。看塔拉斯的局势,我想比什凯克的局势不会好到哪里去,这样一想,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5年前的那场暴乱,让在吉尔吉斯斯坦的3万华商损失惨重。在那场浩劫中,我的店铺柜台被碾为了齑粉。这一次,我再也不愿意遭受这样的损失,但谁知道事态会如何发展呢?
      贫穷,让人们走上街头。揭竿而起,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面对残酷的枪口。这就是4月7日比什凯克市发生的一切的真实写照。
      那天早上10点半,我来到了位于比什凯克著名的高档商品购物中心Dordoi Pulaza内我的店铺。说是高档商品中心,其实不过两层楼,这里的绝大部分店主都是上层人物的亲戚子女。要是发生洗劫,这里肯定是第一攻击目标。到店铺后不久,电话越来越多,不同的人不停地给我电话,要我尽快撤离,我的两个店员紧紧抱住我说:“伊拉,别担心,我们会处理好的,你快走,那些人有枪,塔拉斯的枪械库被抢了。”
      这时,街上已经没有出租车了,我坐上朋友的车,但很多道路已被封锁,我们在城里足足转了3个小时,才来到环城公路,但无法回家。我家所在地带全部都被封锁了。
      下午3点左右,那基拉给我打来电话,他们已经成功撤离,将一部分货物进行了转移,因为没有车,所以绝大部分的货物留在了店铺。聪明的那基拉把货物放在了不显眼的地方,在上面堆满了空箱子,还把柜台玻璃打烂,希望那些可能会来的暴民能够误以为这里已经被洗劫过了。
      终于,不知道什么地方,枪声响起来了。朋友打电话告诉我们,机枪开始扫射。广场上一片狼藉,流血了,还有脑浆。终于,在下午4点多左右,我跌跌撞撞地走回了家中。枪声越来越密集,我能听到街上人们的呼喊,还有奔跑的声音。后来有国内的朋友问我,地狱真的存在么?是的,地狱是存在的,就在那时我的窗外,隔着一条街的地方,就是人间地狱。
      
      华人的恐慌
      
      夜,来了。洗劫开始了。暴民袭击着一切可以袭击的地方。没有警察,没有军队,谁都没有。有的只是疯狂的人群,疯狂地席卷着能够卷走的一切。蝗虫一样的人群,因为贫穷,因为饥饿。能拿走的统统拿走,拿不走的统统打烂。人民超市门户大开,人们在里面用自己的方式狂欢。今天的一切都是免费的,因为今天上帝买单。
      我已经没有力气去想什么,我留在店铺里的货物价值好几十万,苦笑,5年的奋斗难道就会这么再次烟消云散么?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命运,我只能微笑,微笑,微笑。很多人死了,因为武装镇压开始了。我还活着,这就很好。还是电话,电话疯了,不停地有人告诉我各种各样的消息,Dordoi Pulaza被洗劫一空,中国商品城被付之一炬,卡拉旺市场被砸成了一个空架子……
      4月8日的清晨终于降临。我接到那基拉的电话,说虽然Dordoi pulaza被洗劫了,但神奇地,我的店铺几乎没有损失。我的眼泪掉了下来。说来奇怪,前一晚一滴眼泪都没掉,听到好消息的时候,眼泪却掉了下来。人,好奇怪不是么?知道自己可能会一无所有的时候不哭,反而在劫后余生的时候哭得半死。
      一位大姐给我电话,说是街上开始有暴民聚集,说要杀中国人,要见一个杀一个。因为在昨晚的洗劫中,华人所属的大唐商品城的保安开枪打死了一个暴民,所以暴民们要在今天报复……我的先生给我的指示就是:不要出门!不要看新闻!
      4月10日,在自我禁闭两天后,外面局势平静了许多。我出门上街。看到街上散乱着很多东西,成盒的口香糖,一箱子一箱子的可乐,没有人去拣,我看到有的小孩子捡回家,在妈妈的陪同下又放了回去,放回到拣的地方去。也有衣衫褴褛的人用很低的价格在销售什么,但无人问津。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样的――这些异常便宜的东西是某个人的眼泪和伤痛,谁会去购买一个人的伤痛与眼泪呢?更有人说,市中心最大的商场VEFA不是暴民抢劫的,而是一些有权有势的人趁火打劫,开着货车抢劫,大包小包的。这就是骚乱,这就是动荡。身处其中,你却不知道什么是真相。一些小商店已经开门了,我们有地方买吃的了。这个国家仿佛回到了短暂的平静。
      
      坐在金山上的乞丐
      
      人们的平静,在于人们知道这场暴乱早晚会发生,每个生活在这里的人,都心知肚明。巴基耶夫的家族执政,把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国家搞得更加民不聊生。5年前的郁金香革命推翻了阿卡耶夫总统,但在我们这些在这个国家生活了十几年的华人来看,阿卡耶夫还算个好总统,只是儿子花天酒地了些,却远远没有后来的巴基耶夫过分。在美国支持的巴基耶夫上台后,现在这里的银行、电力等核心资产、部门,已经被犹太资本控制得严严实实。
      在外交上,巴基耶夫在军事基地问题上出尔反尔不说,人们传说,俄罗斯提供的20亿美元经济援助也分文没有进入吉尔吉斯斯坦的国家财政,而是经由某个犹太基金成功地转移到国外,这个犹太人不久前在意大利被抓获。4月9日法新社的一则报道似乎可以作为传闻的佐证―一吉尔吉斯斯坦临时政府宣布,拒绝辞职的总统巴基耶夫在“逃亡”到南方前将国库资金席卷一空,临时政府将不得不冻结该国银行体系。吉尔吉斯斯坦临时政府的一名高官巴伊萨洛夫透露,“国库差不多空了,所有资金已被转移。”巴伊萨洛夫还说,临时政府担心处在总统巴基耶夫控制下的银行将把所有资金转移到国外,目前吉尔吉斯斯坦国库库存只有9.86亿索姆(合约2200万美元)。
      贪婪是没有止境的。除此之外,巴基耶夫还想在吉尔吉斯搞世袭制,前一段时间告病,要把权力全部移交自己的儿子马克西姆。在我的顾客中,有不少是吉尔吉斯斯坦的达官贵人,他们平时津津乐道的是巴基耶夫的情妇与私生子……
      吉尔吉斯斯坦是一个美丽的国度,也是一个坐在金山上的乞讨者。这里矿产丰富,本国却无力开采;人民受教育程度很高,却活得好像乞丐。这里有世界第二大金矿kondor,但开采权在加拿大手里;这里有银矿、铁矿、铀矿,南部有很大的宝石山,蓝宝石、红宝石矿产丰富,据地表只有25厘米。但这一切与老百姓无关,大多数人的日常食物,只有面包和土豆……这就是美丽的吉尔吉斯斯坦绝对的不美丽。
      
      新瓶装旧酒
      
      这场没有组织的暴乱,成全了奥通巴耶娃。在5年前的郁金香革命中,她是巴基耶夫并肩作战的战友,但这位外交部前部长很快被“卸磨杀驴”,被巴基耶夫解除了外交部长职务。就这点而言,我对这次动乱过后的吉尔吉斯斯坦民众生活到底会得到多少改善,并不怀有信心。新瓶装旧酒,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随笔
    • 校园
    • 哲理
    • 励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