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当前位置: 星星阅读网 > 励志文章 > 正文

    亲兄弟情深的句子 第一回:过会前夜遭举报“亲兄弟”笑里藏刀

    时间:2019-05-15 06:42:54 来源:星星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星星阅读网手机站

      开栏语   在资本市场这个“江湖”中,总是有一些广为流传的故事,或令人瞠目结舌,或匪夷所思。即使已经无法考证其真正来源,但却在市场的口口相传中越来越经典,越来越具有警示意义。本刊新辟“资本轶事”栏目,为您讲述资本江湖中的风风雨雨。
      
      故事的主人公我们就叫他刘总吧,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和创始人。而今天要讲的,便是这家公司在登陆资本市场之际发生的一个不大不小的插曲。
      
      过会前一天遭举报
      
      坐在飞往北京航班的头等舱里,瞌睡虫立马就劈头盖脸地袭击了他。刚刚接受了券商魔鬼式训练的刘总实在是有些疲惫了,虽然做企业本来就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但是直到现在他才真正感受到中国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登陆资本市场的不易和艰辛。从确定了上市的意向到走到今天,整整5年的时间了。在这5年的时间里,刘总除了要完成公司正常经营计划外,还要频繁应付中介机构的调查和验证以及政府部门的视察和指导等额外的工作。
      三天之后,刘总的企业,确切地说应该是他的孩子,就会在金融街富凯大厦接受审核了,对于任何一个企业家来说。这都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毕竟一家普通企业的董事长和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连菜市场的老大妈都知道区别在哪里。
      刘总对这次“过会”是有信心的,无论是从券商给他准备的200多个问题的回答,还是从证监会内部打听到的小道消息来看,都在验证着自己的这种判断。可是就在这势如破竹的大好环境下,刘总总觉得心里还有一个疙瘩没有打开,具体是什么又一时想不起来。
      北京的4月是12个月份中难得的好季节,就好像是从酷暑和严冬之中费了老大劲偷出来的一样。刘总下飞机之后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北京,我来了。刘总到了北京就开始了一波接一波的应酬。倒不是他在北京的业务真的有多忙,实在是他内心深处总还是有些焦躁不安,就想跟人聊聊天,取取经,至少让自己暂时忘掉企业上市这件事情。刘总还听说,一位老总在上发审会的前一天晚上实在是睡不着,就跟自己的团队跑到钱柜唱了一宿的卡拉OK,专逮寓意好的唱,别说还真给第二天带来了好运气。
      刘总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再兴奋再不安也挡不住疲劳的攻击啊,刘总躺在床上不一会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可是还没有把瞌睡虫真真正正安顿好,刘总的手机就响了,一看是券商保荐代表人的电话这气就不打一处来,还让不让人活了,这些天来白天晚上连轴转可是把刘总折腾得够呛,到了现在也不让人消停。可是没办法,现在必须得听人家的,毕竟他们是上市总指挥啊。
      刘总接通电话,还没来得及打招呼,那边就跟大火上了老房子似地开了腔:刘总,不好了,你快点上网看看吧,我们被举报了!
      
      “亲兄弟”回国帮忙创业
      
      举报?刘总当然知道举报是怎么回事,也知道它的威力对于企业上市来说有时候就是毁灭性的,这可是券商辅导的最基本内容。可是他思前想后就是没想明白谁会举报,自己对员工视同父子,与客户亲如兄弟,没包过二奶背叛家庭,也没违法违规得罪政府,实在是找不到一个仇人会跟自己过不去啊。难道就是刘总心里那个迟迟没有找到思路的疙瘩开始作怪了?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虽然刘总觉得券商有点大惊小怪了,但是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从网上搜索到了消息。根本就不用怎么费力搜索,只要输入自己企业的名字,搜索引擎排在前几位都当仁不让地给了答案。看来这举报的架势还非常凶猛,并且是有理有据有料。刘总根本不用看新闻的具体内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虽然举报者是匿名举报,刘总用脚丫子算算就知道这个人是谁。李明,狼心狗肺,你是要玩死我啊。刘总禁不住骂了一句。
      李明,刘总的大学同学,曾经公司的第三把手,专门负责资本运营这一块。大学的时候跟刘总在同一个宿舍里住上下铺,那关系铁得没话说,就差穿一条裤子。
      毕业的时候,刘总选择了自己创业而李明则选择了去美国深造,据说后来专门做资本市场的运作,做得风风火火,不过后来两个人的联系就逐渐淡化。4年前,也就是刘总有了做上市念头的时候,刘总突然接到了李明的电话。李明说自己打算回国内发展了,问问刘总有没有好的机会推荐一下,刘总接到多年未联系的同学的电话非常高兴,想到自己的公司运作上市不是正需要人手吗,于是连想都没想就说你来我的公司帮我一起做上市吧。李明倒也没有推辞立马就答应了,刘总把这个当作是他们多年同学情份的一种默契。
      为了表示对老同学的欢迎和对人才的重视,刘总给了李明100万股股份,持股价格就按每股一块钱计算,并且持股的钱由刘总代李明来出,相当于刘总白送给李明100万股股份。但是刘总也没那么傻,他在这个“吃了大亏”的协议上还是添加了一个条件,那就是如果李明在合同期限内离开公司,李明需要将股份无偿地还给公司。
      公司的上市工作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李明还真是在期间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帮了刘总很多的忙,这让刘总很欣慰,并且感叹:有些时候的确是外国的月亮比国内的圆。但是,就在3年之后也就是离公司向证监会申报材料不到一年的时间,李明突然之间提出了要离开。
      刘总有些不解,忙问原因,李明有些闪烁其词,只是说家在美国,老婆身体不好孩子又要上学……刘总想,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更何况人家老婆孩子有事。当然,你走可以,当初的约定我们也要履行,把我曾经送给你的股份还给我吧。可是当刘总与李明商量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时,李明却已经远在了美国,李明说就找个人代签吧,刘总觉得也没什么问题,还是赶紧做工商变更要紧。于是,刘总找了个证券部的小姑娘在玻璃上将李明的签字临摹了一遍。
      
      800万元摆平“亲兄弟”
      
      其实,在企业IPO申报材料制作阶段由于人员很难在短时间里凑齐,所以签字代签的情况非常普遍,甚至有的已上市公司做得是相当拙劣,董事长的签名前后两页有着明显的区别,难道他是喜欢左手签一个右手签一个?当然,大家交情深厚称兄道弟谁签字都没关系,但是企业经营者也要充分认识到签字的重要性,那可不是简单的几个笔画那么简单。或许就是成百上千万的资产甚至就是你的身家。
      因为企业上市之路逐步已经走向正轨,因此李明的离开并没有对公司产生多少不利的影响,刘总还会时常打电话给李明,关注下他的近况。想不到,现在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李明举报的内容很简单,就说刘总利用隐瞒事实甚至胁迫的手段将自己持有的100万股股份做了转让,而自己本人毫不知情;李明的理由很简单也很充分:作为一名长期从事资本市场运作的从业人员,自然知道一家企业的上市对于股份的增值效应,因而绝对不会在上市之时自愿转让持有的股份;更要命的是,股权转让协议也并非其本人的亲笔签名。
      在一个法治的社会,任何利益分配以及由此导致的纠纷都是要靠证据来说话的,虽然我们时常感觉中国社会常常是规则大过法律,但是当有人真要拿法律来做文章的时候,你还是必须要严格遵守的,毕竟我们是法制建设完善的社会主义国家。这样的举报让重情重义又不懂江湖险恶的刘总异常被动,券商作为总指挥立即展开了全方位的危机公关。首先动用各种关系找到网站的编辑或者网管,报道该删的删该封的封,同时刘总第一时间与李明取得了联系。骂娘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刘总也知道现在自己的首要任务是要为曾经的草率而埋单,赶紧搞定这颗定时炸弹。
      李明开口就要2000万元,并且说这样的价格对照中国二级市场的市盈率来看并不高;如果两个人不是通过长长的电话线联系而是面对面交涉的话,刘总真想一把掐死他这个曾经睡在上铺的兄弟。最后经过讨价还价,两人以800万元成交,也就是说刘总白白被这个小子敲诈了800万元的真金白银。
      李明还算是有“职业道德”的,拿到钱了立马从遥远的美国给刘总快递过来一份情况说明及承诺书,当然这次的签名肯定是真的。好在危机公关来得还算及时,关键是这件事情企业内部自己搞定了,没有给证监会带来什么麻烦,因此公司还是按时上会了。
      刘总有些感慨,本来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最后竟然搞得这样的惊心动魄,虽然自诩搞企业已经搞了十多年,久经沙场,但是在资本市场面前自己的确幼稚且愚昧得很啊!或许李明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坏心眼,或许李明并没有一开始就精心设局敲诈刘总的主观恶意,或许李明就是在巨大利益面前的一次鬼迷心窍而已。但是不管事实真相如何,我们又做出怎样的假设,这个故事都是民营企业家一个典型的反面案例教材。中国很多企业不是夫妻店就是兄弟档,中国人讲义气,但经营企业还是那句老话:亲兄弟明算账,并且算得越明白越好,不能有丝毫的马虎。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随笔
    • 校园
    • 哲理
    • 励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