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当前位置: 星星阅读网 > 人生哲理 > 正文

    成本会计分类法 IMF事实分类法及其分类框架研究

    时间:2019-06-12 06:53:55 来源:星星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星星阅读网手机站

      摘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国际汇率体系的演进过程中起着重要的引导作用,IMF于1999年提出汇率制度事实分类法,并于2009年对其作出了重大修订。本文重点研究了2009年修订的事实分类法及三分类和五分类框架,解决了2009年前后统计口径不一致问题,对1999-2010年的国际汇率体系演变情况进行研究。最后利用五分类框架分析了金融危机后的国际汇率体系新变化。
      关键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汇率体系;汇率制度;事实分类法
      中图分类号:F83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1428(2011)08-0084-06
      
      一、IMF汇率制度分类回顾
      
      IMF自成立至今的汇率制度分类方法的演变大致分为两个阶段:1998年11月之前的名义分类法(dejure)和之后的事实分类法(de facto)。
      
      (一)IMF名义分类法
      20世纪90年代以前,IMF对汇率制度的分类并没有引起太多争议,各国政府根据其宣布的汇率政策和制度进行登记,IMF在每年编制的报告《汇兑安排与汇兑限制年报》(Annual Repo~0n Exchange Ar-ran~ements and Exchange Restrictions,以下简称AREAER,)中对各国宣称的汇率制度情况进行汇总。IMF的分类方法对各成员国来说事实上已成为法定方法(de jure),以一国政府公开宣称的汇率制度为依据,所以是一种名义的分类方法。
      名义分类法优点在于数据权威,且涵盖国家范围广、时间跨度长、更新频率快。如果一国事实上遵循其法定汇率制度,那么法定汇率制度可以被认为是其汇率的未来表现的一个很好的参考指标。然而,由于各国所宣称的汇率制度与实际汇率安排往往存在很大差异,名义分类法无法真实反映各国实际实行的汇率制度。这主要是由于实行钉住汇率制度的国家往往为了加强出口竞争力而实行与固定汇率制度不相符的货币贬值政策,另一方面由于所钉住货币汇率本身的变动,导致事实上的汇率制度更接近于有弹性的汇率安排;相反,许多名义上宣称浮动汇率制度的国家由于害怕浮动或为了控制通胀而频繁地干预外汇市场,使其事实上的汇率制度类似于钉住汇率安排。Obst-feld和Rogoff(1995)研究发现,在不考虑资本控制的情况下,只有6个主要的经济体在持续6年以上的时间里采用钉住汇率制度;Reinhart和Rogoff f20041指出,20世纪80年代之后,超过一半名义上的浮动汇率制度实际上是钉住的,同时接近一半的名义钉住汇率制度实际上是浮动的。
      
      (二)IMF事实分类法
      IMF于1999年引入事实分类法至今,国际经济形势和汇率体系不断改变,为了与之相适应并对国际汇率体系进行引导,IMF适时地对事实分类法进行调整。
      1、1999年事实分类法引入。
      考虑到名义分类法的缺陷以及欧元区的诞生,1999年1月1日起,IMF开始采用基于各成员国名义汇率制度基础上的事实分类法(de facto),即根据货币当局的政策意图和各国货币汇率的弹性程度等实际表现来划分汇率制度。一方面,IMF在原来名义分类方法的基础上更加细分为三大类8小类,即硬钉住(包括无单独法定货币、货币局安排);软钉住(包括传统钉住、水平区间内钉住、爬行钉住、爬行区间);浮动汇率安排(包括事先不公布汇率目标的有管理浮动、独立浮动),具体分类框架如表1所示。另一方面,IMF不仅注重各国政府宣布的汇率政策,而且突出了汇率的形成机制和政策目标的差异。
      2、2007年的货币联盟调整。
      2007年10月,IMF在AREAER中对事实分类法的调整进行说明,主要是调整了货币联盟的归属。IMF将货币联盟各国汇率制度划分的依据调整为货币联盟统一货币的汇率表现,包括外部锚和货币体制的特点。调整后,欧元区各国归入独立浮动汇率制度、中非货币联盟和西非货币联盟各国归入传统钉住汇率制度,而东加勒比货币联盟各国归入货币局制度。以上改变仅为定义的变化,而并不代表各国汇率真实情况的变化。
      3、2009年IMF事实分类法最新修订。
      随着国际经济形势和金融秩序的变化,IMF最初的事实分类法面临的挑战日益显现,尤其体现在以下两点:一方面,旧事实分类法下的“不事先公布汇率路径的管理浮动”所包含的各国实际汇率制度差异过大,这样笼统地将它们归为一类,则违背了汇率制度分类结果避免歧义性的基本原则。另一方面。各国政府干预措施的复杂程度不断提高,获得充分的汇率干预数据越来越难,数据的缺乏导致IMF难以准确地划分其汇率制度。于是,IMF在2009年对事实分类法做出重大修订,原先的三大类(8小类)调整为三大类加一残差项(共10小类):硬钉住(包括无单独法定货币、货币局安排);软钉住(包括传统钉住、稳定化安排、爬行钉住、准爬行、水平区间内钉住):浮动汇率制度(包括浮动汇率、自由浮动);残差项(其他有管理汇率安排)。
      (1)2009年事实分类法具体修正细节。
      将2009-2010年IMF新事实分类法和1999-2008旧事实分类法进行对比(见表1),发现软钉住大类中取消了爬行钉住、新增了稳定化安排和准爬行安排,浮动大类中的管理浮动和独立浮动分别被调整为浮动和自由浮动,另外增加一残差项为其他有管理汇率安排。IMF在2009年年报中对上述汇率制度变化情况作了具体的说明:
      ①传统钉住安排包括官方宣布的传统钉住和事实上的传统钉住,2009年IMF新事实分类法将事实上的传统钉住分离,定义为稳定化安排(stabilized ar-rangement),指政府不明确承诺维护汇率稳定的目标,但即期市场汇率波动幅度至少连续六个月不超过2%。值得一提的是,人民币在2009和2010年被归入此类。
      ②爬行钉住包括官方宣布的爬行钉住和事实上的爬行钉住,2009年IMF新事实分类法将事实上的爬行钉住分离,定义为准爬行钉住(crawl-like ar-rangement)。
      ③爬行区间(crawling band)因在过去10年被较少采用,予以撤销。
      ④将事先不公布汇率目标的有管理浮动(指汇率主要由市场决定,在事先不公布汇率目标或路径下,政府可以干预汇率水平)进行分解,分别归入稳定化安排、浮动和其他有管理汇率。这是因为政策操作具有灵活性,不同国家的有管理浮动表现出越来越强的异质性,这一调整克服了这一问题,使得分类更细致。
      ⑤明确界定自由浮动(free floating):指在过去六个月内,政府对汇率的干预不得超过三次,每次干预不超过三个营业日,而且干预导致的市场失衡只持续一至两天就消失。如果汇率确由市场决定,但不符合自由浮动的严格定义,则归于浮动(noaring)这一小类。
      ⑥增加残差项(其他有管理汇率安排,Other Managed Arrangement),是指政府频繁且无规律地干预汇率,使得货币当局的汇率制度不符合任何一种定义。
      由以上变化可见,修订后的新分类方法并不代表汇率体系的彻底改变,而是为了保持汇率体系的持续性和稳定性而采甩了更明确的判断信息,使得汇率体系更具透明性,以利于IMF双边和多边的监管。
      (2)新事实分类法下汇率制度判定过程。
      相对于旧事实分类法,新的分类标准对一国汇率制度的划分采用科学快捷的判定方法,具体的判定过程为:首先IMF对各成员国宣称的汇率制度进行分析,判断各国在过去至少6个月的实际汇率安排表现是否与该国宣称的汇率制度相吻合,若吻合,则该国的事实汇率制度就是宣称的汇率制度。若不吻合,IMF则按照如下判定过程来判断这些国家事实上的汇率制度:
      ①首先分析汇率制度是否由市场决定,由市场主导决定的被划归为浮动汇率制度,其他的划归为非浮动汇率安排。
      ②非浮动的事实上的软钉住汇率安排被分为两个子类:稳定化安排和准爬行安排。在大多数经济分析中,稳定化安排可以认为是类似传统钉住的汇率制度。
      ③浮动制度进一步细分,通过严格的定义和定性、定量的标准将自由浮动单独划分出来,这样的做法避免了以前管理浮动和独立浮动之间分界线模棱两可的情况。
      以上三步骤结束后,若一国汇率制度不属于以上任何一个类别的话,将被归入残差项,即其他管理安排。该判定过程中关键的标准是市场因素的决定程度,而且判断汇率制度是否由市场决定不能只看汇率的波动性,因为政府政策的频繁干预也可能导致汇率的变动。
      (3)新方法下2008年汇率制度的重新分类。
      根据新事实分类法决策过程,IMF最终可确定所有成员的汇率制度情况。IMF在2009和2010年报告中均用新事实分类法对2008年的汇率体系进行了追溯,将追溯结果与2008年原汇率制度分类情况进行比较,共有116个成员国和地区的汇率制度分类情况发生改变。
      ①传统钉住共68个国家中有24个被划归到固定化安排、2个被划归到其他管理安排,其余42个国家汇率制度不变:
      ②爬行钉住共8个国家中有2个被划归到准爬行钉住、1个归为其他管理安排,’剩下5个国家汇率制度不变:
      ③爬行区间所包含的2个国家全部被划归到其他管理安排:
      ④水平区间内钉住共3个国家中有1个归人其他管理安排。另外2个保持不变:
      ⑤事先不公布汇率目标的有管理浮动所包含的44个国家中有34个被划归到浮动汇率制度,9个归入其他有管理安排,1个归入到自由浮动;
      ⑥独立浮动共40个国家中有36个归入到自由浮动(包括当时欧元区的15个国家在内),另外4个被划归到浮动。
      
      
      二、IMF事实分类法的三分类和五分类框架
      
      鉴于IMF分类法的权威性和数据丰富性,且能够反映各国汇率制度的弹性程度以及对汇率的干预程度的特点,本文将以IMF事实分类法为基础对国际汇率制度选择问题进行研究,先用IMF的大口径的三分类进行分析,再将统计口径收紧为五分类,以更细致地研究汇率制度选择的演进问题。五分类和三分类方法对比如表1所示,五分类包括硬钉住、传统钉住、中间钉住、一般浮动和完全浮动。对于2009年之后的汇率体系还要增加一残差项。
      五分类框架可以尽可能保持2009年前后统计口径的一致性,这可从2009年修订的分类准则对2008年汇率制度回溯的分类结果中得到证实。对于传统钉住大类,旧方法下的传统钉住中分离出稳定化安排,因此将2009-2010年的传统钉住安排和稳定化安排归为传统钉住大类是合理的。对于中间钉住大类,原先的爬行钉住中分离出准爬行安排,水平区间钉住不变,而爬行区间取消(2008年包含的2个爬行区间国家在新方法下回溯到了其他管理浮动),总体上中间钉住大类的前后统计口径基本一致。对于一般浮动类别和完全浮动类别,所对应的分别为旧分类法下的管理浮动、独立浮动和新方法下的浮动、自由浮动,新方法下2008年回溯后的浮动汇率制度中89.5%的成员均来自于旧方法下管理浮动,另外10.5%来自于独立浮动,统计口径变化不大;对于完全浮动类别,2008年回溯后的自由浮动全部来自于独立浮动,前者的统计口径比后者更小,但差别并不明显。其他管理安排回溯结果来自5类不同的汇率制度。其中60%为原来的管理浮动,另外40%均属于软钉住,因此其他管理安排单独归为残差项也是合理的。综上所述,本文根据IMF事实分类结果提出的五分类框架,可以解决2009年前后统计口径的不一致问题,并达到细致分类的目的。
      
      (一)基于三分类框架的国际汇率体系演变分析
      本文以2007年IMF事实分类法对货币联盟成员国进行调整后的分类标准为准则,对1999-2006年无法定货币成员国中的相关国家进行回溯,其中每年的欧元区‘成员回溯结果为独立浮动汇率制度。中非和西非货币联盟。成员转为传统钉住汇率制度,而东加勒比货币联盟。各国归入货币局制度。将调整后的国际汇率体系变动情况总结如表2所示。
      从1999到2008年,选择硬钉住的成员数目变化不大:软钉住中,传统钉住成员数目从2006年开始大幅增加,水平区间钉住和爬行区间总体上呈下降趋势,而爬行钉住变化呈上下小幅度波动状态:浮动汇率制度中,管理浮动成员数目总体上呈上升趋势,独立浮动成员数目总体上呈下降趋势。相对其他几种汇率制度而言。选择有管理汇率制度的国家和独立浮动汇率制度的国家在数目上变动较为明显。2001-2002年,有管理汇率制度的国家数开始迅速减少,而独立浮动的国家数开始迅速增多,这主要是由于当时选择独立浮动汇率制度的很多发展中国家开始大批退出,对汇率进行干预,这一变动趋势直到2006-2007年才趋于缓和。
      在进行2009年前后比较时,为了避免IMF成员国数量的变化以及残差项对结果的影响,将2009-2010年的残差项舍去,并将数据化为百分比,得到图1a。IMF三分法下硬钉住基本不变,而软钉住和浮动呈现此消彼长的关系,两者数量最接近的三年为1999、2007、2008年,值得注意的是1999年为东南亚金融危机结束之际,2007-2008年为全球性金融危机酝酿和爆发的时间,而2010年软钉住成员数首次超过浮动。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本文所得出的结论是建立在IMF汇率制度三分类基础上的,该分类下的浮动类别包含管理浮动,这和Obstfeld和Rogoff(1995)的划分方法类似,O-R在其三分类框架(共同货币和美元化、固定或钉住汇率、包含管理浮动和自由浮动的浮动汇率)下得出“中间空洞”的结论,但是1999-2010年软钉住和浮动的比例处于反向波动状态,且数量相差不大,并不能证明“中间空洞”的结论,这和最近国际汇率体系的真实表现符合。而且,若将管理浮动纳入中 间汇率制度的范畴,浮动一类则只包含自由浮动,其走势是下降的,相应的中间汇率制度走势是增长的,那样将为反对“中间空洞论”的学者提供依据。这说明汇率制度分类方法的选择对于研究结果有很大的影响。Obstfeld和Rogoff依据的数据是1995年之前的名义分类法数据,而本文的研究数据来源于1999-2010年间IMF事实分类法数据,不同的数据产生了不一致的结论,而后者的结论更符合现实情况,这从侧面证实了IMF事实分类法较之名义分类法更能反映各国汇率制度的实际表现。
      IMF汇率制度三分类框架与常识相符,但是三分类下软钉住的统计口径过大,为了更细致地划分汇率制度,下面采用IMF事实汇率制度的五分类框架进行分析。
      
      
      (二)基于五分类框架的国际汇率体系演变分析
      五分类框架下的国际汇率体系演变如图lb所示。硬钉住保持稳定;中间钉住在1999-2001年下降较快。从2002年开始变化趋于缓和;完全浮动呈明显的下降趋势,1999-2005年,完全浮动和一般浮动呈明显的反向相关关系,2006-2010年,完全浮动继续下降,而传统钉住和一般浮动开始呈现反向波动关系。2008-2009年,传统钉住和自由浮动大幅下降,而一般浮动大幅上升,中间钉住小幅上升;而2009-2010年,除了完全浮动保持原有趋势继续下降之外,一般浮动、中间钉住和传统钉住均表现出与上一年相反的变化趋势。
      
      
      (三)三分类和五分类框架比较总结
      前文分别用IMF事实分类法的三分类和五分类框架对1999-2010年的国际汇率体系演变进行分析。在三分类框架下,可以直观比较硬钉住、软钉住和浮动汇率制度的演变情况,得出的结果并不支持“中间空洞”假说。在更为细致的五分类框架下,若将传统钉住、中间钉住和一般浮动统一归为中间汇率制度,而完全浮动自成一极,其在近12年来走势是明显下降的,得出的结论将与“中间空洞”假说相反。基于五分类框架的细致分类特点,下面将以其为基础对金融危机后国际汇率体系新变化进行研究。
      
      三、金融危机后国际汇率体系新变化
      
      2008年9月,美国次贷危机升级,金融危机向全球蔓延,国际汇率体系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以下将采取IMF新事实分类法下2008年国际汇率体系的追溯结果、以及2009和2010年分类结果这三者情况进行对比分析,研究金融危机后国际汇率体系的新变化。图2比较了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和新兴发展中国家汇率制度变化的特点。
      2008-2010年,全部国家的硬钉住成员数在2010年由23个增加为25个;软钉住(传统钉住和中间钉住)成员数由75减为65,后又反弹至75;一般浮动由38增至46,再减回38;完全浮动由37减为33,再继续减至30;其他有管理汇率由13增至21,并保持不变。以上数据显示了金融危机后国际金融体系的变化趋势,2008年下半年金融海啸开始席卷全球,世界主要货币汇率波动剧烈,由于很多采用软钉住的发展中国家多与某种主要货币保持稳定,导致其货币汇率也随主要货币汇率波动而波动,从而增加了浮动汇率的比例;金融海啸中很多国家政府频繁干预汇率市场,又导致其他有管理汇率安排的增多。随着2009年下半年全球经济回暖,同时政府并未放松经济干预和对金融监管,其他汇率安排数量保持不变,完全浮动的数量进一步减少,软钉住和一般浮动的数量则回复到危机前的水平。
      发达国家中,在2008-2010年仅有冰岛、瑞士和新加坡的汇率制度发生过改变。其中冰岛在2000-2008年一直采取完全浮动的汇率政策,但是在2008年10月15日,由于其受债务危机影响而加强了中央银行对外汇的干预,从而被划归为一般浮动类别。瑞士在2009年3月15日,由于瑞士法郎兑欧元的汇价在外汇市场上受到瑞士国家银行的直接干预,因此从自由浮动调整到稳定化安排一类,而后在2009年12月18日,由于瑞士法郎不再满足稳定化安排的标准,其汇率制度又由稳定化安排调整至一般浮动。新加坡是一个由发展中国家快速发展为发达国家的典型代表,其从1981年以来一直采取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以实现名义有效汇率稳定,促进其贸易的发展,同时设定爬行变动的汇率波动区间来反映经济基本面的不断变化。以避免汇率可能出现的失衡。该汇率制度的实施在实现新元稳定的同时保持了汇率调整的灵活性,为新加坡实现低通胀和经济增长目标提供了稳定的货币环境,对新加坡的经济崛起做出了巨大贡献,也使其成为汇率制度转型的成功典范。新加坡在其《货币政策声明》中每六个月公布一次其汇率水平和汇率波动斜率的改变,而美元是干预货币,根据新加坡在2010年汇率的实际表现,IMF将其归入到其他管理安排一类,成为发达国家中唯一被归入该类的成员。
      全部发展中国家中大部分采取传统钉住和一般浮动汇率制度。硬钉住中,科索沃在2010年加入IMF,采取无单独法定货币的汇率安排,加上津巴布韦由2009年的其他管理安排转变为该汇率制度,硬钉住成员数由前两年的23增长为25个(其中包括了中国香港地区)。软钉住(传统钉住和中间钉住)成员数在2009年由74减至64,又于2010年回升到74个。浮动(一般浮动和完全浮动)成员数在2009年由52增至56,2010年又大幅下降至46个。其他汇率安排成员数在2009年由15个增长至21个,2010年减少为20个。以上变化中,大部分为软钉住、浮动和其他汇率安排三大类之间国家变更,规律性不强。这说明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较大。
      新兴市场是由一些重要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所组成的,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不同的是,新兴市场国家有相当一部分选择完全浮动汇率制度,而选择传统钉住的仅占较小比例。金融危机后,其完全浮动汇率制度的国家数减少近一半,转为一般浮动或其他管理安排汇率制度。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作为最大的新兴市场国家,从1999-2010年一直选择软钉住汇率制度,其中在1999-2006选择传统钉住,2007-2008为中间钉住中的爬行钉住,2009-2010又返回到传统钉住中的稳定化安排。
      根据以上分析,金融危机对国际汇率体系造成了较大的冲击,国际汇率体系弹性在2009年暂时加大。而金融的监管和经济的干预导致2010年国际汇率体系弹性大幅下降。通过对发达国家、新兴和发展中国家的比较研究,发现发达国家和新兴发展中国家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发达国家的汇率体系表现更为稳健,金融危机后,新兴和发展中国家汇率体系的变动幅度大于发达国家汇率体系的变动幅度。
      
      四、小结
      
      本文对IMF的汇率制度安排进行了较为全面的介绍和比较,重点研究了2009年IMF最新修订的汇率制度分类方法。并提出了可以保证2009年前后统计口径一致性的三分类和五分类框架,分析1999-2010年国际汇率体系的演变情况。五分类框架较之三分类框架的分类结果更为细致均衡,因此利用五分类研究了金融危机后国际汇率体系新变化,并分发达国家和新兴发展中国家进行国别比较,发现发达国家的汇率体系表现更为稳健。
      
      (责任编辑:昝剑飞)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随笔
    • 校园
    • 哲理
    • 励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