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当前位置: 星星阅读网 > 校园文章 > 正文

    我愿孤独终老经典语录 [鸠山:一个孤独者的悲剧与重生]

    时间:2019-05-15 06:43:22 来源:星星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星星阅读网手机站

      也许,永田町本来就熔铸着两种异景:清幽、安静,却弥漫着对山河主宰权的滚滚狼烟;喧闹、纷乱,却让本来不属于这里的人更加寂寞孤独。      东京千代田区南部有个地方叫“永田町”,在这块方圆不足两公里的区域内,聚集着国会议事堂、首相官邸、两院议长公邸、自民党本部、民主党本部等政治枢纽,看不见硝烟的权力之争在永田町从没有间断过。2010年6月2日,日本第93任首相鸠山由纪夫在这里宣布辞职,而这一天,距离2009年9月16日他正式当选仅仅过了8个半月。
      
      出身政治世家却一心求学
      
      1947年2月11日,鸠山由纪夫出生在日本政治世家鸠山家族。他的曾祖父鸠山和夫二战前曾任众议院议长,祖父鸠山一郎在二战结束后组建自由党,并率领自由党在日本战后第一次大选中夺魁,当选首相。鸠山的父亲鸠山威一郎,曾三次当选参议员,并在福田赳夫内阁中担任外相。1986年,鸠山威一郎与两个儿子同时当选国会议员,创造了“父子三人同堂”的历史。四代从政的鸠山家族“四世五公”广为人知,更有人将鸠山家族与美国肯尼迪家族相提并论。
      鲜为人知的是,年轻时候的鸠山由纪夫却是一个对政治并不热心的人。鸠山家世代就读于东京大学法学部,性格外向的弟弟邦夫从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后即投拜田中角荣门下。而性格内向的哥哥由纪夫却报考了东京大学工学部,毕业后又远赴美国斯坦福大学留学,继续苦心学习“救国利民”的本领。1976年,在弟弟当选众议院议员之时,鸠山由纪夫刚刚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回国后,鸠山由纪夫在东京大学当老师,之后又在日本专修大学当起了副教授。
      与鸠山相比,他的前任麻生太郎可谓命途多舛,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留学未完就被家人以“麻生家不需要学位”的理由强令回国。而鸠山至少还在他他热爱的三尺讲台上挥洒了几年青春和智慧。
      
      “被”一帆风顺的政治生涯
      
      然而,作为这个显赫家族的第一继承人,一心想做个学者的鸠山,除了继承祖业走上政治舞台之外,没有别的选择。1986年,他以39岁“高龄”当选自民党议员,进入政坛的时间比弟弟鸠山邦夫晚了整整10年。凭借雄厚的政治资金和祖辈积累的政坛人脉,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推到了政坛聚光灯之下。
      初入政坛的鸠山,尽管可能并非完全出于自愿,但是仍然抱着光耀门楣的抱负。凭借家族雄厚的政治、经济实力,以及90年代日本政坛数次重新整合的机遇,鸠山的从政之路可谓一帆风顺。
      1993年6月,日本政坛出现严重危机,鸠山由纪夫宣布脱离自民党,与武村正义等人组建先驱新党,并在大选后成立的细川护熙内阁中担任内阁官房副长官。3年后,鸠山由纪夫离开先驱新党,又和弟弟共同参与组建民主党,并于1998年担任民主党干事长代理,1999年成为民主党党首。2009年9月,鸠山亲手结束了祖父创立的自民党在日本的“一党独大”统治,完成了历史性的政权更迭,终于达到了鸠山家族政治事业的又一个高峰。
      
      政坛“外星人”与“友爱”变革者
      
      鸠山在日本政坛一直就有“外星人”的绰号,因为日本媒体认为他有时的言论实在太过古怪,简直就是“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外星人”。鸠山的座右铭沿用了祖父最爱使用的“友爱”二字。“我反复强调自由主义就是爱。这里的爱是指‘友爱’。近代历史可以视为选择自由还是平等的历史――自由多了就失去平等,平等太过就失去自由。能把这两者连接起来的只有友爱精神。”这是鸠山所著《我的自由主义――友爱革命》中的一段话。有人说“友爱”太过柔弱和难以理解,鸠山则答曰,此“友爱”非世俗之爱,而是指法国革命口号中“自由、平等、博爱”中的“博爱”。基于“友爱政治”的理念,鸠山还提出了“友爱外交”。他表示:“我很讨厌麻生内阁推动的价值观外交。强化价值观相同国家的外交关系那是理所当然的。所谓外交,更应考虑如何构筑关系,使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实现共存共荣、自立共生。”
      在竞选中,为了表达自己的政治信念,一贯温文尔雅的鸠山表现出了平时并不多见的攻击陛,还使用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竞选中用过的“change(改变)”一词寻求国民支持。“为什么我们不像美国那么干一场?”鸠山在池袋车站演讲时说。“改变历史需要勇气。让我们与你们一同努力,建立日本的民主政治……通过执政党的变更,我们将结束官僚政治。”
      在当选首相后的首次记者会上,鸠山表示:“今天改变了历史,但真正改变历史的还没有开始。”鸠山内阁承载着日本民众的期待和不安驶入了航程。不该当首相的人
      由于主张将普天间美军基地迁移到国外至少是冲绳县外,并承诺在S月底前解决这一问题。鸠山获得了日本选民的赞赏和好评。然而S月底的“大限”,也成为了鸠山悲剧的开始。s月28日发表的日美双方就普天间基地搬迁联合声明,与自民党政权的原方案大同小异,未能实现其竞选承诺。此案一出,舆论哗然,冲绳县民更是极端愤怒,怒斥鸠山是“叛徒”。鸠山内阁的支持率在短短8个月时间里,从当初的74%暴跌到17%。而罢免反对联合声明的社民党党首福岛瑞穗,则进一步动摇了鸠山的执政根基。6月1日晚民主党干事长小泽一郎和参院议员会长舆石东一起“逼宫”,鸠山终于体会到了政治的残酷与悲凉。
      “在日本,令美国政府不满是一个比令选民不满更可怕的选择”,《泰晤士报》如是说。亲历战后日美关系发展全过程的鸠山不可能不明白,“紧密而对等的日美同盟关系”一说很可能埋下惹怒美国的祸根;然而这位宣扬“友爱”理念的理想主义者,还是低估了这一“change”所蕴含的破坏性能量。同时,鸠山的竞选承诺又打开了日本国内反对美军基地情绪的潘多拉魔盒。一边是“蛮横无理”的美国主子,一边是情绪激昂的国内选民,两股大浪终于把鸠山内阁推入了危险的暗礁群中。
      作为一个政党,民主党没有执政经验,今年以来其竞选纲领的不可操作性日益凸显;作为一个政客,鸠山不像他的弟弟那样多次担任内阁大臣,玩不转政治斗争中必备的尔虞我诈、口是心非的手段;作为一个人,鸠山的性格和抱负也许更加不适合波谲云诡的日本政坛。
      今年4月,鸠山由纪夫在国会回答自民党总裁谷垣祯一的问题时说,“我可能是一个看起来很傻的首相”。鸠山也许可以成为很出色的工程学教授,可惜造化弄人。也许,永田盯本来就熔铸着两种异景:清幽、安静,却弥漫着对山河主宰权的滚滚狼烟;喧闹、纷乱,却让本来不属于这里的人更加寂寞孤独。
      鸠山由纪夫已经宣布不再参加下届众议员选举。这也许是鸠山家族的不幸,但或是鸠山本人的万幸。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随笔
    • 校园
    • 哲理
    • 励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