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当前位置: 星星阅读网 > 英语文章 > 正文

    全民PE热催生PE狂人|全民寻仙官网首页

    时间:2019-05-15 06:42:58 来源:星星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星星阅读网手机站

      现在市场上“钱真多”,连象牙塔里的书生,都耐不住寂寞。      因工作的机会,有幸与中国的第一批投资银行学博士共进晚餐,他们中一些人已经是上市公司的高管、金融公司的头脑、金融监管部门的领导,也有一些人继续留在象牙塔里做学问。其间,一位副教授的一句话引起了饭桌上所有人的兴趣,她说,她的老师正利用自己超强的人脉关系,策划成立一支10亿元人民币的私募股权基金,目前正在筹备中。这不禁使记者感慨,现在市场上“钱真多”,连象牙塔里的书生,都耐不住寂寞。
      
      人人都能做PE
      
      事实正是如此,《环球财经》记者用搜索引擎查阅今年以来的新闻,发现几乎每隔1-2周,就会有一家私募股权基金面世的报道,从香港、深圳、上海这些老牌盛产私募股权基金的城市,到北京、天津这些后来居上者,再到陕西、成都这些西部都市,几乎每个城市都在忙着出政策、给优惠、拉拢企业。而PE的类型也从金融、航天、传播到文化创意产业、农业、新能源,几乎涵盖了可以投资的每一个角落。
      例如,上海在加速“两个中心”建设的背景下,正在筹建上海航运产业基金;北京已经设立了环保、农业等产业基金。中国第二大PC制造商方正集团正在创建一只20亿元的基金,该基金将专注于技术、媒体和电信领域,基金管理公司将由方正与一家海外机构合资组建;天津则设立了船舶基金,并与中航集团、建银国际筹建航空产业基金。今年1月18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为主要发起人的航天产业基金正式设立,主要投向航天产品、航天技术应用产业、航天服务业及其相关领域,预期募集资金规模200亿元人民币,首期即募得30.3亿元。
      而以“钱多多”且盛产“炒房团”闻名的温州,也由市政府牵头为民间资金搭建了三大投资平台,其中一个平台就是建立风险投资研究机构。据了解,温州风险投资研究院由温州市人民政府、中国风险投资研究院、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三方合作,由温州市财政提供560万元支持经费联合组建,以引导巨量的温州民间游资有序、专业化地进入风险投资领域。同时,温州市政府还搭建了让民资推动产业发展的平台,计划在164.5平方公里的沿海产业带为广大民营资本健康持续发展提供广阔的发展空间。
      不负期望的是,2007年以来,温州的私募基金如同温州人炒房地产一样火热,温州民企资金频频触“基”,温州本土PE在募资方面呈爆发式增长。
      中国目前到底有多少家PE,暂时还查阅不到具体数字,但根据创业投资与私募股权投资领域综合服务提供商清科的统计,在金融危机余波未了的2009年,共有105只人民币基金成功募集122.95亿美元(约合839.38亿人民币),新募基金数和募资金额分别占当年同期募资总量的84.7%和65.4%,人民币基金首次在新募基金资本总量上占据市场主导地位。可见中国PE市场的火热。
      在PE数量与规模暴增的同时,PE投资门槛也大幅降低:从两年前行规的500~1000万元,下降到如今的100~300万元。而信托PE更是使投资门槛一降再降,湖南信托的PE投资门槛仅为10万元。如此一来,个人投资者甚至“散户”也有了参与PE的机会。有人谑称,中国已经从“全民炒股”转向了“全民PE”。
      而在人才结构方面,一位管理着10亿元基金的高级投资经理告诉记者,他今年四十有三,在中国资本市场驰骋了十几年,参与过十几家上市公司的重组改制,也在二级市场上做过操盘手,照理说对于资本市场上的事应该见怪不怪了。但是“前几天在北京和几个我带过的学生一起吃饭,现在他们都在做PE,每个人都管理着几亿元的资金,年纪大多三十岁出头。但是我却不想说他们其实毫无经验。他们不是做PE出身,有的以前在外资银行私人理财部门工作,有的是律师,还有一些人是媒体工作者,而在这个PE爆炸式增长的时代,却都摇身一变成了投资经理,不乏有些人是赶鸭子上架。”
      
      掘地三尺找项目
      
      “狼”多了,“羊”自然就不够吃了。中信产业基金的一位高级投资经理告诉《环球财经》记者,他现在手里还有3亿元的资金没有投出去。两年前,他们2亿元以下的项目看都不看一眼,现在5千万的项目,只要能找到并且合适,那都还得上赶着求着人家才能投出去。一不留神,没准就让别家基金抢去了。
      “能找到项目怕别家抢了去。现在更苦闷的是根本找不到好项目。”中信产业基金的这位投资经理说。记者开玩笑地问他,是要掘地三尺吗?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何止,我现在连地狱都快挖开了,还是第十八层。”
      其实如果大家还记得,现在这种“僧多粥少”的局面以前也曾出现过。在2007年~2008年的短周期中,PE行业就已经有过一段波折。
      2007年,PE项目都是炙手可热,一听说有关PE项目符合上市条件,各路投资人马就汇集而来,不仅出现了不做调查就投资的案例,也发生了几千万投资额度一夜之间在PE之间分光的故事。没想到2008年金融危机突如其来,企业经营环境恶化,证券市场走熊,企业IPO受阻,不少PE投资机构被迫清盘。
      因为市场环境发生了变化,再加上现在有创业板来撑腰,不能说2010年PE会重蹈覆辙,但通过种种众生相,却也不难看出丝丝“浮躁”之风。比如近期PE界就丑闻不断。
      
      为抢项目不择手段
      
      据《新世纪》周刊报道,2007年底京沪离铁的投资事例中,当时,中行、建行、工行均希望通过海外机构参股京沪高铁项目公司,并拟同时给予京沪高铁项目贷款。这意味着,银行同时成为京沪高铁项目的股东和债主,在单一项目上积聚风险。
      2009年s月,浙江红鼎创授董事长刘晓人因涉嫌非法集资数亿元、无力偿还而主动自首。同月,天津德厚资本执行合伙人、上海汇乐集团董事长黄浩也因涉嫌“非法集资诈骗”被警方批捕。
      “这些都是被曝光了,且大家看得到的。如今各家基金为了抢项目,不仅变相地以中介费、项目特别奖金这样的名义贿赂企业高管、政府官员。甚至不惜花钱雇佣专业‘男女公关’进行权色交易。”前述基金经理告诉记者。
      “我就曾经遇到过一家PE为了拿到项目,雇佣了一名美女,搞定了企业老板的父亲,从而拿到了合同。”他也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基金也变相地以“特别贡献奖”的名目,给“中间人”最高净利润的20%×20%作为回扣,这些人里不乏一些地方政府官员。全民中介
      PE投资动辄几十倍的高回报是种极大的诱惑,在PE行业迅速升温的2010年,连买菜的大妈,只要但凡认识什么企业的老板,都想给PE牵线搭桥,从中赚取中介费。
      昆吾九鼎的一位新任投资经理告诉记者,他刚办妥入职手续,七大姑八大姨的电话就接踵而至,内容不过谁谁谁家的儿子新办了一家企业,不错,让他去看看。谁谁谁家的朋友,开了个有意思的连锁娱乐城,希望他去考察考察。
      这位新任投资经理说:“只要接到电话都会去看看,因为不想错过优质且成长性很好的企业。但去了以后大多比较失望。虽然也看好过其中几家成长性比较好的企业,但都因为创办初期盈利能力达不到要求而放弃了。我们现在的策略说白了,也是图‘快’,希望能一下子找到质优而且能赚钱的企业,然后马上运作上市,退出套现。”
      对于身边的亲戚朋友都成了PE狂人,他也觉得很有意思。“现在的老百姓都不得了,懂得不比专业人士少。前几年是每天看盘炒股票,当创业板建立起来,他们发现PE、VC这东西很好,能赚大钱,也想从中捞一笔。虽然无奈门槛太高,但却不妨碍他们当中介。”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随笔
    • 校园
    • 哲理
    • 励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