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当前位置: 星星阅读网 > 亲情文章 > 正文

    本色蒋超良_前湖北省委书记

    时间:2019-11-09 06:40:34 来源:星星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星星阅读网手机站

      蒋超良,   现任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拟任董事长。2008年9月至2011年11月,任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兼行长。2004年5月至2008年09月,任交通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2007年2月至2009年5月兼任中国银行业协会会长。
      
      有人说他为人低调,却行事果断、雷厉风行;有人说他霸气专横,但却往往高瞻远瞩;有人说他沉稳干练,但又不失儒雅学术之气。而他每每说起自己最常用的一个词是出身“草根”。这就是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拟任董事长蒋超良。
      现年54岁的他给人留下的印象总是看起来不过40岁出头,深蓝色西服精致笔挺,领口扎着代表喜庆的红色领带,典型的银行家装扮。然而翻看这位“草根”的简历,在其职业履历的三十年里,除了任湖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的两年,其余时光全部贡献给了银行系统,真可谓是不折不扣的银行家。
      而最有意思的是,蒋超良此次从国开行调任农业银行可能是一种由始至终的回归。1981年湖南财经学院毕业的蒋超良,一毕业就扎根农行,并且一扎就是15年,从普通职员到国际业务部总经理,这15年被蒋超良形容成“生命中重要的15年”。
      这15年蒋超良钻研业务,从微观看大局,正是这15年的历练培养了蒋超良非同凡响的胆识和魄力,正是这种胆识和魄力令他在交行任董事长其间带领交行成为我国首个在境外上市的商业银行。
      现在,他重装回归,给诸多改革正待破题的农行人充分的遐想空间。农行虽然已经完成股改并登陆资本市场,但作为国有商业银行中一家较为特殊的机构,农行还肩负着“面向三农、商业运作”的艰巨任务,对于蒋超良来讲,要克服重重困难,带领农行实现全面商业化的运作,可谓任重而道远。
      
      身兼重责
      既有在交行这类国有银行的工作经验,对于市场化运作十分擅长;又在国开行工作过一段时间,对于政策性银行的运作与经营也较为熟悉,再加上15年的农行工作旅程,蒋超良无疑是掌舵拥有双重属性农行的最佳候选人。
      一个15年,他在农行贡献了自己的全部青春和热情,又一个15年,他带着银行家的睿智经营者的干练再次走进了农业银行。也许在办公大厦里他会见到许多曾经熟悉的面孔,久违的标志,然而对于蒋超良来说,此次回归却并不意味着轻车熟路。
      首先,虽然农行已经股改并登陆资本市场,但作为一家特殊的银行,跟工、中、建行相比,农行还肩负着“面向三农、商业运作”的艰巨任务,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把农行打造成一家市场化的、有竞争力的国有银行;如何建立现代公司治理制度和资本金的长效补充机制;如何理顺三农事业部的体制、机制,形成标准化、流程化的运营模式;如何实现全面的商业化运作,这些都是不小的挑战。
      其次,由于外资银行的加速进入、中小银行的高速增长,都使中国银行业竞争愈加激烈。从地域上看,大型银行与中小银行加紧县域布局,外资银行已进入县域市场,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发展迅猛,如今的农村金融市场已非彼时之“蓝海”。农业银行在支持“三农”和中小企业方面将与其它银行共抢优质客户,竞争压力也十分明显。
      再次,随着民间资本、银行表外理财产品、信托融资不断发展,利率市场化进程被迫提速。利率市场化进程加速一方面将加剧银行同业间的竞争,促使银行不得不抬高存款利率同时降低贷款利率争夺优质客户;另一方面,在利率市场化过程中,控制融资成本的难度加大。对于过度依赖利息收入的农业银行来说,短期内新业务拓展带来的利润增长难以弥补传统业务模式萎缩造成的收入下降,农业银行将面临转型风险。
      此外,2012年国内外经济形势均十分严峻,国内经济增长下滑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悬念,房地产投资可能继续走低,而房价大幅下跌给银行业带来的冲击更是显而易见的。
      问题虽多,蒋超良可能早有良方。此前他曾在公开场合建言,农村金融的困境不是单个金融机构能够解决的,需要国家从宏观层面上加强制度建设,通过农村金融制度的创新加以解决。
      他同时认为,要构建还款激励的有效机制,综合利用贴息、所得税减免等多种手段加大激励和引导作用,鼓励金融机构加大涉农贷款的投入;重点发展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和农村资金互助社三类新型农村金融机构。
      前方困难重重,摆在蒋超良面前的问题很多,但以蒋超良的魄力和勇气,再大的困难他也不会退缩,并且能够以他金融家智慧化解。
      
      再造交行
      蒋超良自比“草根”,但纵观其整整30年金融职业生涯,这位“草根”金融家的人生可谓纵横驰骋,张弛有度。尤其是他带领交行改制上市的成功壮举,可谓是中国银行家的成功点范。
      2004年在蒋超良执掌交行帅印之前,交行身上积存着体制沉疴,作为长期处于前有四大银行横亘,后有中小银行追击的“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如何令交通银行迅速摆脱这种尴尬境地,成为摆在他面前的首要问题。
      2004年交通银行进行了闪电般的财务重组一举为上市奠定了基础,也被奉为国有行体制改革的经典范例。交行的特殊性在于其股权结构自成一派:中央和地方财政始终持有大股,此外还有超过3000户小股东。
      在诸多不利条件下,蒋超良最终引进了汇丰这一战略投资者。当时汇丰持股比例19.9%,逼近监管20%上限,堪称一次创举。其后,蒋超良又力排众议地度过股权分置改革的艰难时刻,敲响了沪港上市钟声。而身兼务实派和强硬派的他其间经历的各种苦乐,是不足为外人道的。
      2004年6月中旬,因为交行爆发了一系列风险事件,汇丰打算结束与交行近4个月的“亲密接触”,向交行提出准备“分手”。此时,蒋超良亲自出马。2004年6月20日中午,时任汇丰控股CEO的葛霖应蒋超良的邀请,来到北京东方君悦酒店,这原本被视为一顿“散伙饭”,吃完之后,汇丰将不再与交行继续谈判,而交行引进境外战投一事也将搁浅。然而,“散伙饭”后不到12小时,双方再续前缘。最终,汇丰以每股1.86元的价格获得当时交行19.9%的股权。
      一年后的2005年6月23日上午10点,香港联合证券交易所,代码为3328的交通银行以2.8港元开盘。2007年5月15日,交行回归A股市场。 “三部曲”取得成功后,蒋超良审时度势地提出了转型目标。交行董事会制定了五个转型方向:国际公众持股银行、创新型银行、综合性银行、集约化经营型银行、国际先进管理型银行。
      “蒋董思路清楚,当断则断。”当初参与交行上市的投行人士都如是评价。也有老部下不讳言蒋超良“有些霸道,甚至急脾气”。一项举措就很能体现他改革时不顾周围眼光的决心:在各地分行、支行设有首席风险官,不再是地方行长说了算的信贷模式。此外,他还在交行建立了激励约束机制,将薪酬与岗位绩效挂钩。
      蒋超良在领导交行引进战略投资、交行改制、上市的过程中体现的高效率和较强的执行力也一直为人所赞。一位比较了解他的银行人士称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帅才,
      2008年,他离开交行的那一年,实现净利润155.08亿元,同比增长了81.21%。
      之后的三年零三个月,身兼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的蒋超良良与董事长陈元共同直面继国有商业银行改革之后的又一重大金融命题――政策性银行商业化改革,这是一项异常艰巨的任务,政策性银行的改革尚无先例,其改革方向、改革方式和监管标准经历了很长时间的争论。
      但是在陈元与他的倾力合作下,2008年12月16日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终于正式挂牌,这意味着国开行改革发展进入新阶段,政策性银行改革取得重大进展。如今,国开行的股份制改革已驶入快车道,商业化运作理念深入人心。
      
      汨罗骄子
      2000多年前屈原的郁郁自沉,令位于幕阜山脉与洞庭湖过渡地带的汨罗市闻名遐迩。就在这个中部小城,蒋超良度过了他的童年和青年时光。虽然当时的汨罗多少还有几分封闭,蒋超良的独特天赋却注定了他不平凡的命运。曾与他做过近邻的当地人回忆,与许多贪玩的孩子相比,蒋超良自幼就酷爱读书,尤爱古典文学。
      而现在的金融圈内,也很少有人不知道蒋超良的笔下功夫。正是当年积淀的文学素养让专与数字打交道的银行家同样下笔千言。他的一些专司文职的下属甚至私下感慨,蒋超良的才情飞扬令舞文弄墨的他们倍感压力。
      不过在70年代初,命运并没有向蒋超良抛出第一枚“橄榄枝”。1974年文化大革命的阴翳让刚满17岁的蒋超良不得不中断学习,走进岳阳地区工艺美术厂成为一名普通操作工。直到1978高考考场重新开启,蒋超良带着求知若渴的心走进大学,从此开始走上一条拓荒之路。
      1981年蒋超良自湖南财经大学(现湖南大学)毕业,一毕业就进入了农行工作,15年间历任资金计划部计划处处长、综合计划部主任助理、青岛市分行副行长,以及总行综合计划部副主任、综合计划部主任、国际业务部总经理。这15年被蒋超良形容成“生命中重要的15年”。
      之后他又开始了别样征途,39岁就成为央行银行司副司长,并由央行高管任上空降成地方大员,紧接着又成为大行董事长。一位充满了“拓荒”气息的中国金融业少壮精锐开始为人熟知。
      事实上,在进入央行系统的第二年,亚洲弥漫的金融危机就曾让他充当了一回救火队员。当时,他被火速派往央行深圳分行和广州分行,对问题金融机构进行风险处置。也正是在那时的表现和出色的决断能力为他积累了政治资本。3年后,他升任央行行长助理。
      熟悉蒋超良的人都了解,他思维敏捷、视野开阔、低调内敛、保守沉稳,身上始终混杂着一种激情与沉稳融合的矛盾气质。平时,他总戴着一副细框眼镜,黑色西服里面总喜欢配浅色衬衫、红色领带,工作时大多面容严肃,不苟言笑。
       “许多部门老总都被蒋董事长批评过。”曾在交行与蒋超良共事多年的同事回忆,“如果从个人性格角度说的话,蒋董事长有时候有些霸道,甚至急脾气。”
      或许就是这种霸气与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场,让蒋超良在升任央行行长助理之后的第二个年头,当选湖北省主管金融、体改、市场监管工作的副省长。
      随后,在他47岁那年,临危受命接过了交行董事长的接力棒。回忆历次调整,蒋超良用“苦中作乐”来形容自己。而与他共事过的人对其最常见的评价是“十分专业的公司治理者”、“他从不拖沓,认准的事情敢作敢为,尤其是人事调整上,当断则断”。
      “俱往矣”,我们有理由相信,蒋超良这位“帅才”能够带领农业银行深入市场化改革,实现全面的商业化运作,在市场竞争中突显优势,在实现自我健康发展的同时,扶植三农,更好地为县域中小企业、农户服务。
      
      蒋超良自比“草根”,但纵观其整整30年金融职业生涯,这位“草根”金融家的人生可谓纵横驰骋,张弛有度。尤其是他带领交行改制上市的成功壮举,可谓是中国银行家的成功点范。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随笔
    • 校园
    • 哲理
    • 励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