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当前位置: 星星阅读网 > 亲情文章 > 正文

    时代变化太快的东西_这世界变化太快了

    时间:2019-05-15 06:42:20 来源:星星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星星阅读网手机站

      历经华尔街金融杠杆一番痛不欲生的折腾,现在的中国与美国正反其道而行之:中国政府正在鼓动他的民众多花钱,奢侈点也没关系;美国政府则开始向他的纳税人游说“存钱是一种美德”,力劝人们多储蓄,吝啬点也没关系。美国老太借钱住新房的童话,在经历了一场经济危机后的今天被彻底颠覆。
      
      把东西卖给中国
      
      最新一期《福布斯》杂志文章套用的大标题是:“2010年,怎样把东西卖给中国人”;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专栏作者更是近乎扶乩般地手把手教美国商人“把东西卖给中国”的绝杀秘笈。欧洲媒体最近也纷纷议论,未来的几年,“中国制造,世界消费”或将发生重大变局。
      把目光转向中国,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故事。当欧美等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低至不忍卒读时,那些曾专注于为国外代加工的中国企业纷纷把目光转回中国。而在早前,中国的大多数消费者压根就不知道那些专供洋人消费的时尚产品和国际品牌竟然出自本土。
      坐落于广州的合资企业晟龙电子有限公司,是一个刚刚被哈佛商学院列入教材的转型成功案例。晟龙公司过去主要为欧美市场代工数码相机、手机、GPS设备和其他一堆数量众多的国际知名品牌产品,商品摆满了海外商店的货架。经济危机爆发后的2008年底,欧美的那些老窖户或延期提货或直接取消订单,晟龙公司的外销量一度锐减了80%。不过,晟龙老板陈孝超略感庆幸的是,晟龙在金融危机爆发前就唐动了针对中国内地消费者的自主品牌――UAT系列产品。UAT从中国市场的零销售记录起步,目前的内销收入已经超过500万美元。
      三年前,美籍华人尹先生在东莞郊外一个偏僻的工业区里建立了一家生产日化品的中外合资企业。许多欧洲人和美国人家里摆放的香皂、洗发水和沐浴露就出自这里。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出口订单蒸发了70%。尹先生的目光“被转向”中国内地,把赌注压在了高档护发产品销售上。
      没错,最近我们看到,除了世界主要汽车巨擘在中国市场争抢“头香”,像Evolution Solar(美国光伏国际)、巴宝莉、阿克苏诺贝尔、赛默飞世尔、霍尼韦尔国际等这些业务备异、国际知名度较高的跨国企业集团也赶集股涌来,将其核心业务部门或运营中心迁至中国。
      
      美国要“讲政治”?
      
      从中国到大洋彼岸,满地球的人都希望中国人发起一场世纪性“消费革命”,让中国成为全球消费市场发挥锚定效应的测试标杆。
      从目前情况来看,一场危机过后,世界各主要经济体对现有消费模式进行重构的意图已经来得越来越坚决。让一个子尽可能地掰成两个子花。而在过去,西方人尤其是美国人赚一美元却铆着劲要花掉两个美元铜板。尽管西方人“省吃俭用”对中国制造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然而,自视智商不算太差的西方人面对华尔街的金融家拿纳税人的钱往死里磕的无奈,在拜镨的坟头上继续固执地哭下去不是极度脑残吗!
      近来,美国人在充满挑战的全球重商主义高潮中似已恢复知觉。美国总统奥巴马目前在其2010年国情咨文中誓言,要制定一个新目标:“在今后五年内将出口增加一倍,为美国创造200万个工作机会。为推动实现这个目标,美国将发起一项国家出口计划。”奥巴马称,“美国的未来取决于美国对外销售其产品的能力,而中国将是美国最大的市场之一。”
      不容置喙,美国发起这场出口“运动”的主要靶标将锚定中国。欧洲人不敢惹,非洲人惹不起,只好将就着在中国市场上练练摊了。
      其实,奥巴马2009年底的北京之行就曾放出口风,将考虑放松目前美国对中国的高科技出口管制,增加高技术产品出口。而在过去,美国政府对向中国出口敏感产品一直实施的是“严防死守”政策。到底是一种迟来的从善如流,抑或是奥巴马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被美国失业大军的选票所绑架,我们权且不去管他。
      出口,出口,尽可能多地出口!美国俨然进入向全球推销Made in USA的“政治季节”。贩卖美国货已经被拉升至“讲政治、顾大局”的高度。然而,仍然觊觎像早年对付非洲人那样――拎上本《圣经》就能在市场上横行无阻,其手法似乎徒具考古价值实在是太老了一点。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绝不是“人傻、钱多、速来”的地方,美国人图谋在中国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就要念点东方真经。
      
      西洋人感觉不错
      
      欧洲的装备制造、医疗器械;日本的汽车制造、精密技术;美国的高科技、金融产品……中国不缺大买家。如有必要的话,作者就可以拉出一个长长的中国客户需求清单。在美国人看来,现在中国人腰包里真的“不差钱”,他们不仅提着LV名包、脚踏正宗Crocs、随身携带DuPont化妆品,而且他们也会嗜此不疲地将美国出产的奶制品随手扔进自己的“菜篮子”。
      美国有句政治箴言:“如果你抓住了他们的睾丸,他们的心灵和大脑就会跟过来。”按照美国市场营销专家的观点,尽管中国政府最近在CNN等国际媒体上作了一系列的全球市场营销活动,向世界展示中国制造对世界的贡献,但是,一旦涉及“被身体消化吸收的商品”,中国人对中国制造的安全性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怖心理。
      据麦肯锡的一项全球调查,中国人对本土品牌信任度很差,但凡涉及食品安全问题,中国的消费者对价格可没有那么敏感。这就是所谓经济学上消费者对质量与安全的“需求刚性”。毫无疑问,美国人如果想把东西成功倒腾给中国人,开出的药方无非是产品“质量与安全”。换言之,先不谈洋人的吃相如何,从“质量与安全”入手,然后“整个身子就可以顺着进来”。而同样重要的是,诸如奶制品这类事关人身安全的食品的中国制造并不具有真正的成本优势。
      
      八亿裤子换飞机
      
      中国目前已经无需谦卑地坐上全球最大制造业国家的宝座。一个真问题是,物美价廉的中国制造不但诱惑了整个世界二三十年,而且,传奇般地成为经济发达国家平抑物价最靠谱的稳定器。
      有些事情发生的原因比事情本身要有趣得多。我们过去曾听说过中国官员坐飞机扶贫的荒唐故事,今天,上演的却是国人乘飞机到美国狂购Madein China的剧本。有一个美国批发商最近正在试图做一件让上帝都感觉不可思议的事情:把美国港口上装满中国制造的集装箱直接返销回中国,甚至,到中国港口停放的那些满载中国制造的大船上寻找“把目光投向中国”的商机。美国人享受的消费品比中国大陆还便宜?没错,美国的沃尔玛和99美分店堆满了来自东方的廉价商品,而且这些大多标注“Made in China”的商品均被摆放于随手可拾的“明星摊位”。一位中国新闻人最近去了一趟美国,他在博客中写道,他在洛杉矶“遇到一群中国去的游客,购物之多可用疯 狂来形容。在一个卖箱包的商店,几乎每个从中国去的人都买两个以上的箱子,因为,他们要装下所买的商品。他们一边挑选商品一边惊诧:‘这里的东西怎么会比国内便宜这么多?!’我可以听出他们心中的不平衡。”
      依此看来,如果不把“全球最具爱心的慈善家”称号授予中国制造商实在是没有天理了。
      照着几十年只做不说的老规矩,美国人没钱买中国制造,中国政府就会通过购买大量美国债借钱供他们消费。有人把这种模式称之为“曲线救国”。然而,今天的整个中国似乎笼罩在“愤青”的巨大阴霾中。让一众中国学人始料未及的是,在危机面前,美国人是如此的不经折腾,腰包瘪得是那样的彻底,羞于见人的说法太客气了。他们连半个子儿都快掏不出来了。而中国这边厢更是莫大的难言之隐:买回大量美国债,既不敢在市场上公开为减仓叫价,还要被逼不断吞进。天晓得由任劳任怨的中国工人的血与汗赚来的美国债的安全性未来到底如何。
      这还不算,八亿条裤子换回欧美一架飞机的背后,资源穷奢极侈下的满目疮痍和惨不忍睹的生态环境破坏,让全球人吃够够的中国制造留下的是一地鸡毛。
      
      中国问题的症结
      
      过去30年里,中国政府的收入和企业的财务报表相当靓丽,堪称“完美”。然而,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却不升反降;蛋糕越做越大,中国制造的劳动力价格含量至今缩水不止。惯于对他国事务“指手划脚”的《The NewYorker》目前发表分析文章称,中国消费问题的症结归结起来就是,几十年里中国就干了一件事:制造商品,用物美价廉支撑China"s image。
      多听听来自世界各个旮旯的噪音,并不是一个多么糟糕的事情。正视中国在发展中暴露出的问题是可持续发展的前提。笔者一直认为,财政学不应成为专为宫廷打理钱财的学问,在国富与民富的关系上要保持一定的张力。1978年~2008年,我国GDP增长了81.48倍;同期,剔除物价因素,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增长9.45倍;农民人均纯收入增幅不足6倍。财政部的数据则显示,19.50年全国财政收入只有62亿元,2009年达到6.8万亿元,财政收入增长超过1000倍;同期城镇居民收入增长了不足20倍(剔除物价因素)。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日前在广州一个经济论坛上感叹:“中国工人平均工资是美国工人的4%,即使墨西哥产业工人的工资也是中国工人工资的3倍。”如果用基尼系数对上述数据进行区域和财富收入差异的矫正,问题更显严重。
      个人收入增长缓慢,社会保障水平不足,拿什么去刺激消费?2009年前的10年,中国个人消费部分占GDP的比重一直徘徊于30%~36%2间,而世界主要经济体个人消费支出大多保持在GDP占比60%以上的水平,即使是印度也接近60%。近10年来,美国个人消费支出年均保持在GDP的70%上下,美国居民储蓄率或消费支出数字只要打个喷嚏,仰服于“物美价廉”的中国就会发生伤及筋骨的阵痛。这就是典型的“美国人生病,中国人吃药”。
      纵观美欧等经济发达国家,GDP制造被消费者拴着鼻子走,衡量的标准是全体国民福利水平的提高。而中国的GDP除了来自廉价的中国制造就是靠远离以民为本的“政府投资”。直到今天,美欧等国家经济刺激计划的大部分都以税式支出和维系社会安全保障网的形式把钱花掉;而中国则将大把的钞票整到基础设施、或许还捎带着某些政府的脸面工程上。
      其实,貌似麻烦的算题解决起来并不复杂,政府少收一点,企业少赚一点,又有谁还夜半三更地跑出去“偷菜”?
      
      相信中国的智慧
      
      我们确信,中国政府已经清醒地认识到,“调结构”必须将重心放在刺激国内消费市场上,而大幅度提高劳动者报酬似乎也已扫清了既往的认知障碍。中国政府目前已经把改善民生问题提升到了一个相当重要的位置,并开始对“三农”、就业、社保、廉租房、教育、医疗等涉及民生的方方面面进行“输血”。固然,其中不乏弥补历史欠账的考虑,但是,形势正在往好的方向发生转变。
      2009年,农民人均纯收入突破5000元,农村消费一举逾越4万亿大关。提高粮补标准、家电农机具下乡,以及新农村医合、新农村养老试点等,对改善农民生活质量发挥了关键作用。人们对未来的建材下乡、城镇化试点引导农村消费的政策也抱有不小的期待。
      包括2008年在内的前10年,中国消费年均增长8个百分点,而2009年中国消费增长了15.5%,创下1986年以来的最高增速。其中特别值得一书的是,目前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汽车消费市场,2009年汽车销了1364万辆,比2008年飙升46%。
      瑞士信贷银行的专家团队预言,10年后,中国的私人消费将从2009年的1.72万亿美元增长到15.94万亿美元,在全球消费市场中的占比将从2009年的52%提高到23.1%,有望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
      今天的世界变化太快了。2003年12月10日,温家宝总理初访美国时,在哈佛大学发表了一篇题为“把目光投向中国”的演讲。当时并没有多少人能理解中国总理让世界“把目光投向中国”的真谛。那时的“全球扁平化”似乎还在雏形中。恍然间,6年时间过去了,地球还是那个地球,世界却越发充满机会与挑战。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随笔
    • 校园
    • 哲理
    • 励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