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当前位置: 星星阅读网 > 校园文章 > 正文

    泰国乱象 泰国乱象与民主真意

    时间:2019-05-15 06:42:52 来源:星星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星星阅读网手机站

      “民主把一个人永远地抛回给他自己,最终将他完全禁锢在内心的孤独里。”――托克维尔   2010年5月19日,当政府军用实弹代替了橡皮子弹,一辆辆装甲车冲破“红衫军”设置的路障,以及7名“红衫军”领袖向警方自首,一场规模空前、旷日持久的反政府示威集会终于划上了一个血红色的句号。然而,句号并不总是意味着终点。“胜利者”的追杀,“失败者”的报复,威权政治的回潮,看不到尽头的动荡……畸形民主的梦魇依然挥之不去。与其说如今泰国已到了命悬一线的险峻关口,倒不如说,是时候反思一下民主的真意了。
      
      斗争还是妥协,这是一个问题
      
      佛曰:“放下”。然而,在泰国这个全民信佛的国家,为什么会发生如此漫长而激烈的纷争与缠斗,以至于不得不用一种近乎绝情的方式强制终结?
      “我们这些穷人什么都没有,政府还花钱买这样多的武器给军队来打我们。他信对我们好,我们可以贷款,可以有工作,这种人贪污一点儿很正常。”这是一名“红衫军”支持者对外国记者说的话。然而,在惨烈的殊死斗争面前,这样的解释未免有些苍白无力。
      英国政治学家阿克顿说过,“妥协是政治的灵魂,如果不是其全部的话”。没有冲突,就没有政治;没有妥协,政治就只能以暴力冲突收场。妥协是民主政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近年来,泰国在政局交替频繁的情况下,经济一直稳定发展,动乱前泰国失业率仅为1.1%,通货膨胀率不到3%,20IO年第一季度更是实现了9%的强劲增长。也正因为这种稳定的经济发展,使得泰国曼谷的乱象局限于部分地区,远没有“内战”那么可怕。民主以遵守规则为前提,在这种已经划定的游戏规则之下,当阿披实已经作出让步,反对派似应见好就收。但斗争最终从国会转向街头且演变成悲剧,实乃双方妥协意识缺失所致。
      “阿披实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投降,基本接受红衫军所有的条件;二是强硬,可能会失败,但起码有一半的成功率。”一位泰国大学教授如是说。在一个民主政体之下,不妥协的成本是极其高昂的,在一个不成熟的民主政体之下尤其如此,泰国“红衫军”事件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比权利意识更重要的是责任意识
      
      这一事件还告诉我们,在一个尚不成熟的民主社会中,只有一方具备妥协、宽容的意识,是不足以遏制冲突升级为暴力的。因此,比制度建设更应投入精力的,是责任意识的普及。
      在泰国的动乱中,被浓烟包围的医院、被当做内盾的小孩、被流弹打伤的记者……这一个个“被”字提醒着我们,一个真正成熟的民主社会,其含义不仅仅是“当我的权利受到损害,我要捍卫自己的权利”,更重要的是,“当你的权利受到损害,我要捍卫你的权利”。否则,即便有了各种政治力量的暂时妥协,整个社会仍然处于分裂之中,无法凝聚成一个强大的责任共同体。
      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里写到:“如果没有区分我们面前的善与恶,没有尽到我们的职责,我们的良心就会受到道德律的控告。”而按照马克思・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的观点,新教伦理中所包含的责任意识,本身就是资本主义民主发展的动力。正是在这种责任意识的引领下,诸如克己、自律、朴素、端庄、勤奋以及敬业等种种优秀品质,成为了新教徒们与众不同的标志;也正是因为这种责任意识,新教徒们才有可能为了顺服上帝的意旨,为反抗一切暴政承担起崇高的义务。
      民主应该是每个人的权利意识和责任意识均衡发展之后,自然达到的一种高级状态。而我们大多数人都把它用宏观的看法来理解,然后就直接诉求到制度。很多后发民主国家之所以民主化进程受挫,原因之一就是“权利意识”和“责任意识”的不均衡发展。正如刘瑜在《民主的细节》一书中所言,民众往往在大多数时候的政治冷漠和偶尔的破坏性参与之间摇摆,或者说在“子民”角色和“刁民”角色之间摇摆。当权利意识的觉醒大大超越责任意识,就到达了亨廷顿所说的“政治超载”状态,政治动荡也就几乎不可避免。
      
      民主把一个人抛回给他自己
      
      “比一个人的政治立场更重要的,是他抵达一个立场的途径和方式”。花钱购买一个五品官衔并不能得到士大夫的气质和灵魂,法国大革命彻底扫荡了贵族,并不等于真正就实现了平等;在曼谷的街头振臂一呼,并不意味着你比别人懂得更多。民主需要真正的自我意识,这一要求与个人主义完全无关。
      托克维尔说,“民主把一个人永远地抛回给他自己,最终将他完全禁锢在内心的孤独里。”这句话可以有很多种解读。笔者个人的理解是,民主不是对一个个道德制高点的占据,而是每个制高点的背后,由谁来买单的责任。“把一个人永远地抛回给他自己”,才能够看到一个人内心是不是真正地有能够承担这份责任的能力。再进一步地说,就是康德的名言:“启蒙运动就是人类脱离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不成熟状态,不成熟状态就是不经别人的引导,就对运用自己的理智无能为力。”“Sapereaude(dare to know)”!“要有勇气运用你自己的理智”,这是启蒙运动的口号,也是民主最基本的要求。
      妥协意识、责任意识、自我意识,这些都是民主给我们的,也是我们需要还给民主的。当一场血腥的缠斗最终平息,还有街头的血迹需要清理,还有受伤的心灵需要抚慰,还有比秩序更多的东西需要重建。
      对于怯懦者而言,民主给了他一个最好的隐身于芸芸众生之中的机会;而对于勇敢者而言,民主把每一个人抛回给了他自己,把公共生活的重担压在每一个人的肩膀上。当民主之真意被掩埋于乱象之下,那些受伤的冤魂,就是我们的歧路。
      
      链接:泰国“红衫军”事件进程
      
      3月13日起,“红衫军”陆续从泰国北部、东北部等外府进入曼谷市,在集会主会场搭设演讲舞台和帐篷,拉开大规模示威序幕。
      3月16日,“红衫军”血泼总理府,畸形的利益表达方式开始升级。
      3月28日,总理阿披实与红衫军领导开始谈判。
      5月3日,阿披实提出了和解路线图,其中包括维护君主制度,进行国家改革,排除经济和政治结构中的不公正,新闻自由,修改宪法等内容,此后冲突似有缓和迹象,但“红衫军”迟迟没有给予正面回应。
      5月16日,随着政府的最后通牒到期,冲突开始大规模升级。
      5月17日“红衫军”领导人卡迪亚・萨瓦滴蓬遭遇枪击身亡,被怀疑为军方狙击手所为。
      5月19日军警清场,“红衫军”领导人自首。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随笔
    • 校园
    • 哲理
    • 励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