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公文文档
  • 英语文章
  • 当前位置: 星星阅读网 > 校园文章 > 正文

    一地鸡毛:成语一地鸡毛啥意思

    时间:2019-04-24 06:44:36 来源:星星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星星阅读网手机站

      一例人生的琐碎范本。   情感微观天地,鸡毛蒜皮,纤毫毕现。      遥控老公      老婆去美国做访问学者,走时买了个新手机给孙伟,认真地说:“我这次估计要待半年,你那手机信号不好,换个新的方便我联系你。”孙伟笑着接过手机,深谙老婆大人之言下之意:信号好不好是其次,关键是换个高级货方便她查岗,便心领神会地说:“放心吧,欢迎随时查岗。”
      老婆走了,孙伟又成了单身贵族,自由得有点不知所措。除了打理公司的事,孙伟偶尔也和朋友一起出去泡泡吧喝喝茶,但是通常一到晚上十点,他就会像弹簧一样迅速弹回家里,安静地等待老婆查岗。
      老婆的精明之处在于来电不定时,这样漫不经心的方式让孙伟有些压力,不过多数时候他乐在其中,他很享受在岗的理直气壮。
      然而,差错总是有的――个糊涂的女下属,让“守身如玉”的孙伟第一次感到心虚。
      那天,孙伟在几个下属的怂恿下搞了一次员工聚餐。周燕是这个月的销售冠军,为了表示自己的赏罚分明,孙伟示意手下一一找小周敬酒。虽然小周在与客户的拉锯战中练就铁骨,号称干杯不醉,却也招架不住十几号人轮番轰炸,还没到九点钟,已喝得昏天黑地。
      眼看就要到十点了,孙伟宣布酒席撤场,一群人全作鸟兽散。他迅速结了账,发现小周已倒在长椅上。孙伟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微睁双眼,斜着眼睛问:“你谁?我正看戏呢,别理我。”说完头一歪,又睡过去。   孙伟哭笑不得,想转身回家又觉不妥,于是叫来两个服务员,将小周连拉带拽送到自己的车上。俩小服务员挤眉弄眼的样子他看个正着,他们似乎已经联想出一个庸俗不堪见不得人的故事了,但雷锋不也经常被人误会吗?他想。
      但上车后,孙伟开始反省这事儿很是不妥。趁老婆出差,带个酩酊大醉的女人回家,想不让人多想都不行啊……孙伟顿时头都大了,要是这个时候老婆打电话来,怕是百口莫辩了。
      “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电话铃果真响了起来,阴森森的。
      孙伟开车的手有点发抖,他战战兢兢地拿出手机,一看号码,又乐了。“你他妈的李馗,我以为钟馗捉鬼来了,这不是要吓死我吗?”孙伟对着电话吼道。
      “过来喝茶吧兄弟,顺便介绍客户给你认识……咦,你电话里好像有个女人的声音?”发小李馗的语调显然不怀好意。
      “喝茶就喝呗,你管我这有女的男的,又不是查户口。”孙伟挂断电话,载着小周朝老舍茶馆开去。江湖事多
      车还没熄火,李馗就扑了上来,探头探脑往车里看。孙伟下了车,冲李馗一摆手说:“有啥好看的?你小子,是不是唯恐天下不乱?”
      李馗借着幽暗的灯光朝里瞄,见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躺在后座上。小周已经醒了过来,睁着一双妩媚的大眼正出神。孙伟忙上前故作镇静地说:“哎,小周,这是我一哥们儿,要不要一起下来到茶楼上喝几杯,解解酒?”小周揉了揉眼道:“算了,老板,你们上去吧,我头疼得厉害,在车里睡一会儿。”说完头一沉,又睡了。
      李馗砰地关了车门,对着孙伟的肩头就是一拳:“呵呵,你小子,出息大了!’,说得孙伟一阵心烦,并不想多解释,半开玩笑地应道:“爱怎么想怎么想,总之不是你想的那样,李馗我告诉你,我跟你在这方面就不在一个层面上,人家就一喝多了搭顺风车的。”说完,拉着李馗进了茶馆。
      这晚李馗果真介绍给孙伟俩客户,几个人谈得投机,竟忘了楼下车里还有个等着回家的女人。谈得兴起,李馗一挥手说到隔壁找个酒吧喝几杯。于是,几个人又兴冲冲转移了阵地,推杯换盏,几轮下来,孙伟已不知身在何处了……
      第二天一大早,孙伟是被家里的电话吵醒的。刚一接通,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幽幽地传过来,正是万里之外精明无比,比林黛玉刻薄,比王熙凤泼辣的老婆大人。
      “你好啊!孙老板,昨天晚上哪里HAPPY去了?”
      “啊,是老婆啊……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嗯,哎,和李馗喝茶,醉得一塌糊涂。”孙伟虽然神志还算清楚,但头晕得厉害,老婆冷不防的查岗吓出他一身冷汗。本来想说公司聚会,但老婆很熟悉公司,不免惹麻烦,不如不说。
      “高级了啊,开始喝能醉人的茶了?”老婆一贯的阴阳怪气被点着了。
      “不不不,是先喝茶,后喝酒,不信你问李馗。”孙伟一慌,嘴上就没平日利落了。
      “那昨晚你手机怎么是个女人接的?”孙伟耳朵“嗡”的一声就炸了,环顾四周,手机不见了……
      “老婆我还真没找着我的手机。”孙伟对着话筒一脸无辜。随着话筒里传来的嘀嘀忙音,孙伟出神地看着手里的话筒,老婆那张出离愤怒的脸似乎正顺着话筒从万里外透过来。
      
      好你个李馗
      
      大事不妙。为洗刷冤情,孙伟赶紧拨通了李馗的电话。
      原来昨晚孙伟喝高了,是李馗开车送回的。孙伟大张着嘴,我的车呢?车上的小周呢……
      只听李馗说:“啊?我忘了你车上还有个女同事了。老实说,我昨晚也高了,把你送回家我还差点被警察逮着,虎口脱险呐我。”   孙伟恨不得把李馗从电话那头揪出来打一顿,事到如今,他只得忍着气,一字一顿地说:“李馗,这回惹大麻烦了,你得赶紧跟我老婆证明,说我昨晚跟你在一块喝酒!”
      我的车,天哪!孙伟挂了电话,一颗心便又悬到了心口上。慌慌张张下了楼,见到一辆出租车老远就招手。紧赶慢赶地到了二环,又赶上北京搞什么马拉松,所有的车都要绕长安街行驶,孙伟急得腮帮子都要掉出来了。
      出租司机看他那样,安慰道:“又不是赶飞机,急什么?”
      我可是赶汽车哩,几十万的奥迪呢!孙伟心里说。
      好不容易抄近路拐到茶馆门口,老远就看到一脸憔悴的小周,失魂落魄地站在自己的车前。一看到孙伟,小周瞬间化身祥林嫂问:“老板这是怎么回事了,我半夜醒来就见自己睡在您车里,又不敢走,怕丢了车。打您手机,却发现您手机就在车上,我真是又急又怕。”
      哦,孙伟这才想起手机是落在车上了,问:“你昨晚是不是拿我手机接了电话?”
      小周皱眉沉思片刻,忽然叫道:“天哪,我好像是接了一个电话,一女的打来的,问我是谁。我当时还莫名其妙,哎呀对不起,我晕乎乎的以为那手机是我的……”
      孙伟差点背过气去,青白相间的脸一抽一抽的,让小周别跟任何人提免得误会。
      孙伟从来没有这样心神不宁过,这是第一次,他脱岗了。
      上班呢?他怕自己去公司逮谁骂谁。回家呢?内忧外患也睡不着啊。公司那个摊子,工资等他签发,订单等他签字,几个新招的员工等他接见,还有几个闹着要辞职的人等他应付……孙伟边想边踩脚油门,一溜烟儿地朝四环开去,打算等心情好点再议。
      经过一个路口等红灯,孙伟瞟到旁边宝马车里坐着个三十多岁穿着讲究的男人,正一脸怯弱又故作甜蜜地跟人打电话,他一下子就联想到自己,估计也是老婆在查岗吧。孙伟想,在岗的感觉真好,踏实啊!
      正想着,手机响了。
      “孙伟吗,你吩咐的事儿我可是照办了。”李馗说。
      “我吩咐你什么事儿了?我正开车遛弯呢,别烦我。”
      “哎,你怎么转眼就忘呢?早上不是你打电话叫我跟嫂子说你昨晚跟我在一起吗?我可是打电话给嫂子了,说昨晚我们在一起喝酒,可她老人家好像很怀疑的样子,不大信。”
      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孙伟脑袋“嗡”地又炸了,意识到自己又干了件傻事。
      “兄弟,我可是照你说的做的……对了,你在哪儿呢?”李馗仍是无所谓。
      “我在燕山顶上,准备跳崖呢,行了吧!”孙伟说着,啪嗒挂了手机。
      
      落俗
      
      孙伟想,我又没做错什么,心虚什么?又想,好歹我也是个男人,把话说清楚不就得了?跟客户谈生意,我可是一点情面都不讲的,为这点子事儿怕老婆,值吗?最后想,要是老婆打电话过来,我一定好好跟她说,理直气壮地,心平气和地,义正词严地,毫不含糊地把问题交代清楚。
      孙伟一边开车一边想好了各种各样的开场白,以便能应付老婆的再次盘查。
      正想着,电话铃又响了。
      “好啊孙老板,居然拿李馗来垫背,你以为我傻呀?明明昨晚是你公司聚餐,你偏不说是聚餐却说跟李馗喝茶,你们公司人说聚餐不到10点就结束的,你干嘛撒谎呢?”
      孙伟显然没有预料到老婆这么快就查明了正好被他隐瞒的那段儿,简直是窦娥冤哪!孙伟如鲠在喉,事先想好的对白又被搅乱了,他只能竭力辩解:“不是,老婆,昨晚聚完餐才被李馗约去喝茶的。哪知手机落车上了,正好被小周接到,她也喝多了……不是,不是,是这样子……”
      没等孙伟说完,老婆不留情面地打断了他:“孙伟,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老实顾家的好老公,可你太让我失望了!”
      身后刺耳的汽车喇叭声呼啸而过,可孙伟似乎什么也听不见了。他耳朵里,回旋着老婆挂断后的忙音,让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解脱。大不了散伙!我再犯不着这样劳心劳力地弄巧成拙了!
      这辆垂头丧气的奥迪车驶进北京无边无际的车海。孙伟满脑子盘旋着一个问题:是谁让自己命中注定遭遇这出悲喜伦常剧?自己?李馗?小周?还是万里之外的老婆……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随笔
    • 校园
    • 哲理
    • 励志文章